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韩国国际学校 >> 正文

【菊韵】爱的不是时候(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1985年元旦了,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一幕幕往事,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反复萦绕着。

虽然和大刚哥又恢复了联系,并且知道他生活得还好,然而时间虽已过去10多年了,他出走那回给我的留言,我还一字不落地能倒背如流:

“小莓,恕我没有事先告诉你,擅自作了决定,明天一早,我就要离开这里,离开你远走他乡亡命天涯了。是祸是福,听天由命!下午,我去了庙里,祈求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保佑我平安,也保佑你幸福。因此,我走之后,你不要为我牵挂,如果我还活着,我会想办法给你音讯,如果你一直得不到我的信息,那说明我已经不在人世了,你要自个儿珍重啊!”

当我发现他的留言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我去他家的时候,估计他出门最少有三个多小时了。他没告诉我要去哪,我也根本无法追上他。当时我真的像要崩溃似的,软瘫在他家的长椅上。

是的,他知道牛二是不会放过他的,出走就像是打一场命运的赌,虽说九死一生,总比呆在家里束手待毙划算。

想起牛二这家伙,真是恨他恨得牙痒痒的。那个署假,有一天爸叫我放牛,我带了一本《间·爱》的小说,把牛赶到赤子岭的山谷里放牧。不知怎么地,他竟悄悄地尾随我来。当我正翻开书皮在看的时候,他来到了我身边,色迷迷地对着我看了一会,然后嘻皮笑脸地对我说:“小莓,你是全村最漂亮的女孩,所以我喜欢上你了。你觉得我怎么样?”

我向来就讨厌牛二,早听说过他是个痞子,尽干坏事,他悄悄尾随我来,肯定不怀好意。我知道谷口有人在收割稻子,如果他要来硬的,我就大声喊叫起来,准可把他制服。于是我对他没有半点畏惧,我说:

“我还在读书,你别来烦我。漂亮的女孩多的是,你去喜欢别的吧。”

他还是嘻皮笑脸地说:“我当然知道你还在读书,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也喜欢我的话,我可以等到你毕业以后再娶你。”

“我什么时候才毕业?我初中毕业了还要上高中,高中毕业还要上大学,等我大学毕业,都什么时候了?你别做梦吧?”

“啊哟,你说的好有志气呢,女孩子哪有上大学的?初中毕业已是个文化人了,上什么高中大学,等你大学毕业后,你都老大不小了呀,岂不闻青春一去不复返,人生谁不惜青春?”

我生气了,我说:“那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你别来缠我。走开! ”

牛二还是厚着脸皮说:“我知道你上高中读大学都是假话,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其实你心中是向着那个地主崽子黄大刚!我看你真傻,你现在住的房子,原本还是他家的,只是土改时分给了你,他心中不暗暗恨死你一家才怪呢,你还以为他真会喜欢你?”

这时我烦极了,我说:“反正不关你的事,你快点给我滚开!”

“你不要这样嘛,我是真的喜欢你!”说着他扯着我的臂膀,就想动粗了。我恨不得咬他一口,但我知道论力气我不是他的对手,于是,我对他严厉地说:

“外面地里就有人在收稻子,你敢撒野,我就喊人了!”

他虽然放开了手,但还是眼露凶光地说:“好,好,好,你看,总有一天我会把那个狗崽子收拾掉,看你能指望他什么!”说完才悻悻地走开。

我知道他这个痞子,真的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于是那天夜里我把白天放牛时发生的事对大刚哥说了。大刚哥说:

“牛二这人坏极了,但是,你是贫下中农的人,他不敢对你太放肆,你不要怕他。至于他说要对我怎样怎样,也许是想借这话来吓唬你,让你就范,你也不必太在意。”

没料到,两年后正好遇上了文化大革命,他当上了个红卫兵的小头目,这下真的机会来了,清队那阵子,在牛二的捣鼓下,大刚哥天天被揪斗得死去活来,开斗争会时,都是牛二亲自把大刚哥紧紧地五花大绑,押到台上还抓两把粗砂,要他跪在粗砂上。

他对其他人说:“毛主席说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对待阶级敌人一定要狠,不能心慈手软,黄大刚这个地主狗崽子,是最反动的阶级敌人,一定要慢慢折磨到他死,决不放过。”

大刚哥被折磨得这么惨,全是牛二那家伙因为我不买他的帐而迁怒于他,搞借机报复。两年前他就说了狠话,只是这次才有了机会。

在大刚哥被不断揪斗的时候,我曾经有个幼稚的想法,以为让大刚哥以入赘于我家的名分和我结婚,他就成了贫下中农家的人了,政治上不会再受到歧视。并且,我和大刚哥结了婚,除了能救大刚于水火之外,还能让牛二对我彻底死了那分心,于是我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有天晚上,我到大刚哥家里,把我的想法开门见山地对他直说,我没有料到大刚哥想的和我完全不一样,他说:“不要说入赘你家,就是走到天边,只要还是共产党的天下,我这地主崽子的名份都摘不掉的,虽然我喜欢你,但如果和你结了婚,你一定会受到牵连,我不能让你也陪我受苦。你根正苗红,应该找个好人家,幸福地过一辈子。”

我急得想哭,我从来没想过要嫁给其他人,如果不是这场运动,尽管我爱他早就爱定了,也不会急于向他提起这件事,再说,既然我喜欢他,还怕什么连累和受苦?于是我又说:

“我自从懂事起,我就喜欢着你,这世上除了你,再也没有什么‘好人家’了,我不怕受连累,我只想做你的人!”

“小莓,你别傻了,说实话,我这辈子都不想成家了,我不会娶你的!”

他这不是明明在气我吗?哪有这辈子都不想成家的道理?我说:“你撒谎,你嫌我配不上你是不是?”

说完我的眼泪大串大串地夺眶而出。大刚哥却摇着头并不断地叹气,然后他说:“你不要多想,你难道不知道,结了婚总会生孩子吧,如今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将来我的子女又不都是混蛋吗?现在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我这辈子承受苦难也就算了,干吗还要叫更多的小混蛋没完没了地……”

我无言以对,只是呜呜地哭了半夜。

第二个集日,所有被揪斗的牛鬼蛇神都被押到集镇上游街,邻村的一个四类份子,在大庭广众之中被活活打死,大刚哥估计牛二一定会在近期内对他下手,于是没和我商量就决定来个鱼死网破。

十多年来,我以为再也不能和大刚哥取得联系了,也以为他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没料到今年初,突然收到他从香港寄来的一封信!这使我激动不已,当老爸托李大叔把这封信交到我手里时,我一眼看到信封上的笔迹,就知道是大刚哥写的,原来他还活着,而且是在香港!

当即拆开信封一看,只有寥寥几个字:小莓,我是你大刚哥,我还活着。如果你方便的话,请你马上给我回信,来信请寄‘香港九龙荃湾青山道124号B座6F301林大槐先生转’。

为什么只有这么寥寥几个字?我想他一定是投石问路。因为十多年没联系了,他无法知道我和家乡的情况,也不能确定我能不能收到他的这封信,所以什么都没说。

我无比欣慰地庆幸他还活着!当时我激动得热泪盈眶久久无法平静。他那次的留言中说,如果我一直收不到他的信息,说明他已不在人世了,这十多年来,我还真以为他出事了,多少次午夜梦回。都为他哭得枕巾湿透!原来他命大福大,竟然逃到了香港!

等我心情稍微平静一点的时候,我马上给他写回信,我简略地告诉他这些年家乡的变化,我也告诉他自从他走后,怎样地日夜为他牵挂。我说,曾经以为改革开放了,取消了以阶级斗争为纲,他在政治上再也不用受到歧视和迫害了,以为他可能不久就会回来呢。我也告诉他,我后来上了卫校,毕业后在县医院当了一名护士,等他等到28 岁,因为没有他半点音讯,真以为他不在人世了,才和本院的一名青年医生结婚,现在孩子都已8 岁了,家庭还算温馨和谐。

我还对他说起牛二那家伙,自从四人帮倒台文革结束,他再也风光不起来了,像臭狗屎一般不齿于人,生活过得比谁都窝囊。

大刚哥收到我的回信后,马上又给我寄来了第二封信,并给我汇了两千元港币,他在信中说:“……历尽千难万险,吃尽千辛万苦,侥幸逃到了香港。我在深圳下海时,只靠两条装化肥的塑料袋,将他吹气膨大后缚在身上,这是非常冒险的,因为如果袋子破裂或漏气,必定淹死无疑。那天我在一个隐蔽处躲到天黑,不知哪位可能也是前几天偷渡的人,在那四周各放了一堆大概是从动物园弄来老虎屎,以致警犬不敢靠近才没被追踪,可是那天晚上下海时,还是被巡逻的边防警察发现了,苍茫中他们朝我开枪,幸好没被打中。一路上我还担心被鲨鱼吃掉,没想到真的托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保佑,一关关都被我闯过了!

到了香港本来我要立即给你写信的,可是我又想到如果你收到我的信,一定会被戴上里通外国的帽子,肯定会把你害苦,因此只好作罢。文革结束了,我想回来看你,但我当初是偷渡的,又怕被政府追究惩罚。

祝贺你有了一个幸福的家。我至今仍是单身,说实话,在香港这个自由世界,找个女人过日子一点不难,但是我当初虽然拒绝和你结婚,心中却早有非你不娶的决心。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代替你在我心目中的爱。我也知道,两个世界两重天,和你再见面的机会都十分渺茫,在爱情婚姻上我还能有什么奢望呢?命运如此,我愿意认命。

我现在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生活得很好,你不必为我挂心,汇上两千元给你,聊表一点心意,我知道这区区之数对你帮助不大,请你先收下吧。”

我和大刚哥曾经爱得那么深,却爱的不是时候!当时根本无法知道他能死里逃生,也无法知道这世道会变得这么快。大刚哥为了我还在打光棍,而我却早已成家了,虽然现在一家子还算幸福,对于大刚哥,我心里总是觉得不安。命运为什么如此折磨人?为什么有情人竟不能成为眷属?

那次夜里我和他商量入赘结婚的事,被他拒绝了,我不知道他早就下了出逃的决心。他总说怕会连累我,其实,我在考虑和他结婚的事情时,也曾深思熟虑过,如果和他结婚,有可能受他的株连会失去很多,甚至可能会遭受很多迫害,要陪他遭受很多活罪,但是这一切和爱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啊!

盼着新年的钟声快些响起,祈待新的一年,各方面都会更好,为大刚哥祝福,也为我自己祝福。

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
治疗癫痫的中药偏方
能引发儿童癫痫的原因是哪些

友情链接:

黍秀宫庭网 | 凤阳到南京的汽车 | 影楼内训 | 带漏电保护的插头 | 四级医疗事故 | 应收账款核算内容 | 显卡怎么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