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韩国国际学校 >> 正文

【流年】钓鱼(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谁都会在心底渴望一场“艳遇”忽然降临,把眼睛一下子点亮,遭遇过电一样的美丽。然后,懂了什么是心动和美好,醉了、痴了、疼了,却再也忘不掉。

“艳遇”可以是与美景美色的相遇,也可以是与一段音乐、一幅画、一棵树、一个人的相逢,让你平凡的生命,忽然划过流星一样的光。如果再狭义的定义一下,或许我们更愿意把“艳遇”这个词,放进男人和女人的口袋,定义在异性之间发生的故事。亲爱的读者,下面讲述的是李瑞的一段“艳遇”。

李瑞是一个很“北方”的男人,他不善言谈,处事果断,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和如白桦树一样的身材,给人挺拔、流畅之感,仿佛遇到了明澈的秋天,让他在人群中很是“抢眼”。

在李瑞心里,对“艳遇”的渴望,是在他当了局长之后才变得有些强烈的。他当了七年的秘书,好不容易熬到了规划局局长的位子,才让他稍稍松了口气。官场如战场,能到这一步,他已经比较满意,他不是那种“官迷心窍”的人。今年四十一岁的他,已将自己最好的青春都给了为仕途而战的岁月。那些每天都要带着厚厚面具的日子让他厌倦,他需要时时提醒自己,要夹着尾巴做人,慎言慎行,却活得没了自己。

如今,他终于有了资本去想一场“艳遇”,把它当美梦一样憧憬。他是个性欲强的男人,而妻子在床上偏偏是冷谈的人。欲望强了有时是一种折磨,如身体中暗藏的隐痛,无法向别人诉说。在婚姻中无法满足的他,就常常被身体的饥饿和与压不住的欲火折磨。对一个男人来说,有多少好时光可以挥霍?或许五六十岁之后,“艳遇”这个词就成了眼前的肥皂泡,即使抓住,也只能眼睁睁地看它破灭的样子。

任何的相遇,都要一定的机缘。艳遇需要的土壤,更为苛刻,但还是让李瑞给碰到了。

那天,李瑞在他们单位常去的“丽莎大酒店”安排午餐,接待来检查工作的上级领导。这家酒店开业有两年了,就在他们办公楼的对面,环境优雅,菜品上乘,各项服务也都不错。因为便利和称心,他任规划局局长后,就把这里当成了定点接待站,隔三差五地在这里安排饭局。

他去了趟洗手间,顺便接了个电话。在走廊的拐角处,他与对面来的一女服务员撞了个满怀,女孩丰满的酥胸撞得李瑞很慌乱。

“对不起”,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说出这三个字,而后又同时弯腰去捡女孩掉落在地上的纸张。李瑞便会心一笑,那年轻女孩却羞红了脸,水汪汪的眼睛里就有了勾魂的柔情溢出来。

李瑞呆愣了十几秒钟便移开目光,心却愈发跳得厉害。除了那双勾魂的眼睛,在弯腰时,他瞥见了那女孩深深的乳沟,关不住的“春色”让人晃眼。他迅速离去,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刚才那个女服务员,似乎是第一次见。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啊,不仅让他知道了什么是能勾魂的眼睛,而且让他一想起俩人“撞满怀”的那刻,身体就有些发烫。

李瑞出差一忙,就把那天的“艳遇”放下了。等他回来再去酒店吃饭时,又一下想起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但那一天,他中间出来几次,却一次也没碰见她,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其实,他以前总是能碰到一些对他过于热情的女人。只是,那时给市长当秘书,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出任何问题,所以从不敢越雷池半步。再说,他琢磨着早点转业,所以宁愿错过很多可以发展“艳遇”的机会。现在有了那闲心了,却发现身边数来数去都没称心的。

每到周日休息,没应酬时,李瑞就陪王副市长去钓鱼,即使现在不是秘书了他也愿意奉陪。他给王副市长当了七年秘书,就培养了这一个爱好。钓鱼的时候,除了让人能够安静下来之外,还可以彻底的放松。他陪市长说话、谈心,而王市长也乐意将一些掏心窝的话向他倾诉。当专心钓鱼时,他心里总会开一会儿小差,想起美人鱼的故事。所以,每一条鱼上钩,都让他眼睛发亮,仿佛那就是美人鱼的化身,让他生出一种成就感。

九月的天空是那种轻轻柔柔的蓝,棉花一样白的云朵飘着,摆成一幅幅悠远的画面。秋天是多情的季节,李瑞钓鱼时,又开始遐想着美人鱼,他动了钓条“美人鱼”的心思,只在转瞬间,他眼前就出现了那个女孩的眼睛和笑,让他觉得心一下子满了。

2

第二次见到“美人鱼”,是李瑞再一次光临丽莎大酒店的时候。她看到他时,水汪汪的眼睛又泛起水波,让李瑞觉得自己一下就淹没在里面,没了退路。两个人就那么定定的让眼神缠在一起好一会儿,才不得不分开。这一次,李瑞没有笑,他只是觉得身体中有一匹马,忽然想冲出来。

美女总是惹眼的。注意到“美人鱼”的不仅只是李瑞,大家在一起吃饭时,还是有人早就打探出了她的底细。

“你们发现没有,那个新来的领班,眼睛太勾人了。她随便看人一眼,就让人觉得她是在放电。”

“哈哈,你被电到了?她叫什么名字?过会儿我仔细瞅瞅去。”

“罗蓝蓝,据说是专门学过酒店管理的。太漂亮的人怎么适合在酒店干呢?纯粹搅得人吃不好饭嘛!”

“哈哈,秀色可餐,秀色可餐。王林,你是没机会了,听说人家已结婚了。”……

大家谈论的兴高采烈,李瑞听着却有些莫名的烦躁。要是放在从前,他对再漂亮的服务员也没什么兴致。但自从第一次的相遇后,他的心就难以平静,一见那双眼睛,心就如投了石子的湖面,泛起阵阵涟漪。

李瑞去对面酒店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多,却一直没和她单独说过一次话。但只要遇到了,两个人的眼神就缠绵在一起好一阵子,虽是无言的对望,却可以说出、探询到更多。李瑞有耐心等着,享受着与“美人鱼”暗恋一样朦胧的开始。

那天下午,刚刚开完会不久的李瑞,正在办公室上网浏览着信息。有人敲门,他喊了声请进,眼睛却没离开电脑。一阵茉莉花香随着白衣长裙忽然飘进了屋子,他眼前出现的竟然是美人鱼一样的罗蓝蓝。弯曲的长发散着,白色的蕾丝连衣裙将她的鹅蛋脸和发亮的眸子,映衬的更为迷人。这一次,李瑞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笑意。

罗蓝蓝大方地迎着他的目光,眼神中多了一份挑逗。“李局长不认识我了?中秋国庆节要到了,为了答谢领导平日对我们酒店的关照,经理特派我来送份礼物表达一下我们的心意。”

“呵呵,你们经理太客气了,你坐。”

罗蓝蓝把礼物和红包里的购物卡放在茶几上,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工作多久了?”

“李局长真不知道我的名字?那天,不小心撞着你的时候,是我上班第一天。”她笑吟吟地看着李瑞说。

“是吗?这么巧。”李瑞愉快的哈哈一笑,便又盯着罗蓝蓝看。

罗蓝蓝躲开李瑞热烈的目光,站起身去看窗边的一盆蝴蝶兰,“没想到李局长办公室还养了这么多花。”

“咔嗒”,虚掩的门被窗户吹来的风忽然带上了。俩人的目光又纠缠在一起。李瑞站起身走到她身旁,漫不经心地和她一起欣赏着蝴蝶兰,喃喃地说,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

俩人的呼吸有些急促,李瑞的手在罗蓝蓝腰上轻轻拍了一下,罗蓝蓝微微战栗一下,微闭着眼睛斜靠在他的怀中。他蜻蜓略过水面一样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停下来,坐回椅子上。因为在办公室,他生怕有人闯进来。罗蓝蓝白皙的脸上泛起好看的桃红,让她水波粼粼的眼睛越发迷人。她如一朵带雨的百合花一样站在那里,让李瑞忍不住想抱她,“等找个时间,一起吃个饭?”

罗蓝蓝只是歪着头,调皮的笑笑,“嗯,局长您先忙吧,我该走了,再见。”她说完,鱼一样从他的屋子逃脱出去,没等李瑞说什么,一转身就出了门。留下甜蜜到发愣的李瑞,木然地坐在转椅上,傻傻地回味着刚才梦境般的一切。

3

李瑞的“艳遇”不可抵挡的来了。压抑了好多年的他,感觉忽然推开了春天的门,周围的一切都沐浴着春光开始萌动。

上次单独见过之后,罗蓝蓝就彻底把他的心弄乱了。让他一闲下来就忍不住想她,那些触碰她柔然细腰时酥软的感觉,那些被勾起的情欲,不停地折磨着他,让他心里充满忧伤的幸福。

他悄悄让人打听了罗蓝蓝的底细。她今年27岁,家在本省偏远的农村,大学毕业后在另一个城市干过酒店管理,前不久刚应聘到丽莎大酒店。结婚不到一年,丈夫没有固定工作,曾经当过电工。

李瑞听后心里有了谱,农村出来的女孩大都有单纯质朴的一面。那天,罗蓝蓝的眼睛和害羞的样子,一下就打动了他。他知道心急吃不着热豆腐,所以他装出不太在意的样子,一直表现得不主动。对于漂亮女人,如同钓鱼一样,他懂得如何掌握分寸。

几天后,罗蓝蓝问候的短信就到了李瑞的手机上。李瑞一阵欣喜,开始用短信与罗蓝蓝“打情骂俏”,一来二往,两个人便进入了那种情意绵绵的诉说中。

李瑞终于熬不住了,寻了个周末,主动邀请罗蓝蓝去喝咖啡。

班德瑞的曲子一直若有若无的在咖啡厅回旋着,李瑞忽然感到一种久违的轻松和蓬勃的欲望。

那晚的咖啡喝了两个多小时,在柔和而又有些暧昧的灯光下,俩人都有了微醺的感觉。该来的总要来。当停下说话时,只有肢体的语言可以一路狂奔下去。他抚摩她,吻她,轻柔的像打开一朵花。她感觉自己只是一朵云在飘,而后变成雨,淅淅沥沥的下……一场昏天黑地的吻,俩人却越发觉得饥渴。

咖啡喝过之后,他们已成了热恋中焦渴的一对,从身体深处被勾起的欲望,排山倒海的来。李瑞忍着,送她回到住处后迅速回家,直到上楼梯,他两腿间的东西还一直硬着,让他涌起莫名的伤感。

他暗骂自己虚伪,如此假正经地控制着自己的欲望。他不想与罗蓝蓝发展太快,尽管她是那么让人着迷。

罗蓝蓝的短信越来越多。李瑞被搅得心神不宁,要见她的欲望一天比一天强烈,所以当罗蓝蓝说周末想见他时,他欣喜地答应,并做了安排。

他换了休闲装,带了帐篷,开车带她去了风景秀丽的山野。俩个人第一次如此放松的在一起。他们孩子一样玩乐,唱起一些情歌,摘酸枣、苹果、山楂、柿子,采大把的白色野菊花。这里几乎碰不上什么人,他便放肆的抱她,吻她,不分地点,吻得她透不过气来。在一片浓密的槐树林中,两个人实在忍不住情欲的折磨,终于干柴烈火地燃烧起来。

夕阳的光斜斜地穿过这片静谧的槐树林,斑驳地散落下来,地上是厚厚的一层落叶,半黄半绿的暖,让人觉得柔软。

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他把她环在树上,歪倒在铺在落叶的毯子上,疯狂的要她。她感到新鲜而刺激,没想到他的欲望超出预料之外。她不停的呻吟着,被他一次次带到尖叫的高潮,直到筋疲力竭为止。她终于明白,男人与男人有多大的区别。李瑞让她知道,做一个女人的幸福,那种真正的快乐可以从身体深处迸发出来,让所有的欲望全部唤醒,使潮水一样的快乐淹没自己,从高山到流水,瀑布一样流泻,让人眩晕,在这个秋天的黄昏。

“其实,在大自然做爱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天人合一。”释放激情后的轻松和耕耘一个年轻女人的快乐,让李瑞惬意。罗蓝蓝果然年轻饱满,激发出他无限的热情。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她娇羞地把头埋在他的胸膛上,那些被冲击、填满的快乐还残留在她的身体中,让人回味。

第一次的放纵,两个人才发现彼此在一起竟然如此酣畅淋漓。李瑞搂紧了怀里的“美人鱼”,一边吻一边喃喃地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了。我的‘美人鱼’,我的宝贝,我的天使,你是上帝为我派来的天使,你值得我为你疯狂。”

4

李瑞与罗蓝蓝约会的次数越来越多。

他帮她租了房子,每个月都要见七、八次。偶尔,中午空闲时,两个人甜言蜜语的短信一勾起欲望,她就跑他办公室开始做爱。空闲时,俩人就跑到另外的城市享受“偷来”的欢愉。李瑞过强的欲望终于得到了满足,他便心甘情愿为罗蓝蓝花钱。为了防止妻子起疑心,他动用自己的“小金库”,想尽法子尽量帮她。送她一些购物卡买衣服,帮她报销一些花费,还帮着她开了一家海参店,客户基本都是他介绍去的。

那些去海参店的客户,心里也跟明镜一样。去罗蓝蓝店里,出手很阔绰,一下就订购一、两万的海参。似乎他们忘性较大,付了钱,却不取货,总是说,先放这里吧,以后来拿。但大多的人,以后并没有来拿。一开始,罗蓝蓝很不适应,总是催人家来取货。慢慢的,她终于明白,只要是李瑞介绍来的客户,光付钱,不取货属于正常现象。人家是冲李瑞来的,付钱开完发票,至于海参拿不拿并不重要。

俩个人如漆似胶,尽情挥霍着在一起的日子。热恋中的女人总是傻得可爱,一旦和男人上过床,便忍不住要问那些傻问题。“美人鱼”一样的罗蓝蓝也不例外。

“你爱不爱我?”

“爱,爱,爱——”

“我与你妻子比,谁好?”

“当然是你好,这还用问吗?”

“要是我了离婚,没人要,你会娶我吗?”

“你会离婚吗?小傻瓜。你要真离了婚,没人要,我就娶你。”

乌鲁木齐哪家癫痫医院好呢
老年人癫痫如何治疗
幼儿癫痫得治疗多长时间

友情链接:

黍秀宫庭网 | 凤阳到南京的汽车 | 影楼内训 | 带漏电保护的插头 | 四级医疗事故 | 应收账款核算内容 | 显卡怎么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