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冰洁鞋子 >> 正文

【荷塘】“坏女人”王翠仙(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2010年正值小年这天,滨海市市政府礼堂内正在隆重召开全市“三农”下乡暨先进集体个人奖励大会,会场内充满着一派喜气热闹的气氛……

坐在台下的我,看着先进个人王翠仙代表获奖个人发言,她手里的奖杯,不时地向我举一下,我能从她的眼神里读懂那份感激与幸福……

作为一名机关普通公职人员的我,在全局支持“三农”下乡的动员会上,毅然选择了没有人愿意去的东涧村,听着领导还在那里讲着关于那“强服务、促转型、谋跨越”总体工作思路。此时,我的心绪早就飘到了东涧村,因为在那里我就可以天天看到梦寐的大海了。

东涧村濒临渤海湾,据史料记载,东涧村立村于1573年,主要以海产品为主。曾经全村几乎都是渔民,改革开放以后,渔民们开始定居,于是渐渐形成以养殖海产品为主,出海打渔为辅的格局。

当我与同事黄伟忠刚刚走进东涧村口的时候,就被一个手拄铁锨的女人挡住了去路。那女人看起来年纪不大,高挑的个子,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虽然皮肤有些粗糙,但也无法掩盖这个女人的美丽。局面僵持着,我站在黄伟忠的后面,黄伟忠比我大几岁,人力资源部任部长。我看到黄伟忠脸上的一丝疑惑,那只是一瞬,接下来的便是满脸的笑容,虽显得有些僵硬,但感觉这笑容确实管用,对面的女人脸上也掠过一丝笑意,但那笑容里藏有一丝蔑视。

远远地,我看到有一个矮胖的男人跑了过来,离我们还有段距离,就已经满脸堆笑,伸出手来对我和黄伟忠说:“你们好,是市里来的同志吧?我是东涧村的村长,我叫顾大勇。”我和黄伟忠礼貌地和他寒暄几句。他转身看了看那依在铁锹上的女人说;“王翠仙,这是来帮助我们的市里领导,你这架势,想做啥?”

这个时候,我知道这个漂亮的女人有着一个好听的名字王翠仙。王翠仙显然不买顾大勇的帐,鼻子里“哼”了一声对顾大勇说:“我才不管什么领导,什么干部,要是做事不公平,我王翠仙可不是吃素的!”说完,扛起铁锨悻悻地走了,那一步三摇的腰肢,让人看了不免会心生异想……

顾大勇感觉很尴尬,望着王翠仙的背影,深深地出了一口气,仿佛自言自语,又似对我们解释说:“这个王翠仙,是村里出了名的“坏女人”。”而我此刻却无法把这个美丽的少妇与“坏女”人联系在一起。

村部坐落在东涧村的最南端,这里离出海打渔的码头最近,坐在村部里就能闻到海水的味道,可以时刻听到波涛拍打海岸的声响,我一直比较喜欢海,对海有种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情愫,这也是为什么到最后只剩下两个村没有愿意来的,而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东涧村的原因,我知道东涧村临海,可以看到波涛汹涌的大海。

进村的时候,和黄伟忠就发现这里的路有些泥泞,似乎很久没有修过了。虽然没有下雨,但路面的坑洼里依旧存有积水,当问及顾大勇的时候,顾大勇显得很无奈,叹了口气说:“其实这条路去年刚修过,但是因为邻村在搞工程,经常会有运料的大车通过,于是本来平坦的路被盛满石料的大车压得坑坑洼洼了。”

走进村部院子的时候,村里的会计刘文革急忙迎了出来,能看出,刘文革是个很精明睿智的人,正当刘文革与我们寒暄的时候,院子里跑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气喘嘘嘘地对顾大勇说:“不好了,村长,村子里打起来了。”顾大勇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满头是汗的年轻人。叹了口气说:“哎,这又唱的是哪出啊?我去看看,老刘啊,让市里来的同志先休息下。”说着顾大勇小跑着出了村部的院子。我和黄伟忠不约而同地看了看村会计刘文革,刘文革果然聪明,急忙放下手里的茶杯对我们说:“要不我带你们二位去看看?”

【二】

沿着有些斜坡的小路向上走,远远地就听到有人在吵闹。人已经围了很多,挤进人群的我,竟然看到王翠仙坐在地上大骂,听了半天才听明白,原来是有个叫刘二的将坝埂挖开,把水放让进了她家的地里,冲了她家的半亩花生。我看着王翠仙坐在地上的样子直想笑,一只脚上的拖鞋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卷着裤脚,满脚是泥。

顾大勇在一旁不住地劝着,但也无济于事。我听到旁边有人窃窃私语,才知道,原来刘二是顾大勇的小舅子。

当看到我和黄伟忠的时候,顾大勇显得有些尴尬,转过头对七嘴八舌的村民喊着:“有什么好看的,散了吧!”然后继续低下头对王翠仙说:“你说是刘二把水放到你家地里,你有啥证据。”

“我家地里进了水,我看到刘二扛着铁锨进了村子,你说不是他是谁?”王翠仙对着周围看热闹的村民大声地说。

顾大勇看着王翠仙那胡搅蛮缠的样子,一脸的无可奈何。于是开始在人群中寻找,他希望能看到董四喜的影子,可半村子的人都来看热闹了,竟然没有发现董四喜的身影。顾大勇转身和找他的年轻人耳语了几句,那年轻人飞速地向村南方向跑去。

一场风波,最后是在那年轻人带来的一个男人到来后平息的。这男人便是王翠仙的老公董四喜。人群渐渐散去,顾大勇不好意思地对我们笑了笑说:“没办法,这村官当的就是这样受气。”

因为这次下乡要驻村,所以,我被顾大勇安排在秀姨家住,秀姨的儿子和儿媳都在首钢工作,每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家里就剩秀姨和她的孙女萌萌在家,秀姨的家里收拾得很干净,小孙女今年刚满6岁,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我曾经想过几种可能与东涧村的乡亲们见面的场景,却没有想到是这种方式。来村里的第一天什么也没做,因为顾大勇一直在处理着王翠仙与自己小舅子的纠纷。当时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觉得这小小的东涧村,处处充满着一种很玄妙的感觉。

下午,村会计刘文革将我送到秀姨家的时候,秀姨正在院子里晒着鱼干,看到我走进院子急忙热情地让我坐在院子里的小凳上,然后急忙要去给我倒水,我急忙叫住了秀姨说:“秀姨,别忙了,如果你这样,会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的。”秀姨笑了笑说:“那好吧,要是渴了告诉秀姨。”

“好的,秀姨。”我看着秀姨答道。

于是,秀姨和我坐在院子的小凳上聊了起来,当然,我此刻最想聊的话题就是王翠仙,因为凭自己的感觉,这个女人身上一定会有太多有趣的故事。

于是,秀姨一边用手翻着晾晒的鱼干,一边和我聊起了这个王翠仙……

【三】

王翠仙刚刚毕业就嫁到东涧村了,她的丈夫刘四喜排行老四,老四的父亲常年下海,家里养了两条船,这在当时,刘四喜家在当地算得上是首富。随着这几年捕捞业不景气,刘四喜家也开始由捕捞业向养殖业转换。刘四喜是个憨厚老实的人,偏偏娶了厉害泼辣的王翠仙,而村里一直传言王翠仙和村长顾大勇有不正当的关系,当然谁也没看到过,多是大家捕风捉影的传言。

当三年的养殖合同到期的时候,村里贴出公告,公开竞标。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王翠仙家的那四个鱼塘竟然是顾大勇的小舅子刘二中标了,这让小小的东涧村,又一次多了茶余饭后的话题。村里人纷纷猜测,泼辣厉害的王翠仙能消停吗?

老公刘四喜一直劝着王翠仙:“老婆,咱胳膊拧不过大腿,我看算了吧!”

“算了吧?哪有那么好的事,我王翠仙就是不信邪!”王翠仙哪里忍下这口气。

于是,王翠仙三天两头地往村部跑,去找顾大勇闹。顾大勇从心里有些害怕王翠仙,这娘们泼辣厉害啥事都能做的出来。曾经有一次,顾大勇和几个村民在村头老槐树下说话,王翠仙竟当着大家的面,很暧昧地叫着顾大勇的名字。这把顾大勇吓出一身冷汗。村书记虽说是芝麻大点官,但如果被传出有生活作风问题,那可不是小问题。另外,这事要是传到自己老婆耳朵里,那还了得。

后来,顾大勇怕王翠仙无休止的闹,于是将村北的两个虾池子包给了刘四喜。这下可好了,村里人开始添油加醋,把顾大勇和王翠仙的事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事情果然传到了顾大勇老婆蔡秀芝的耳朵里。于是蔡秀芝明里暗里地说着王翠仙的坏话,当然,王翠仙也知道,反正自己早就成为村里人嘴里的“坏女人”索性,那就坏到底吧。

听着秀姨的讲述,从心里越发对王翠仙这个漂亮女人感兴趣。秀姨看我听的有滋有味,笑了笑说道:“关于刘四喜这个宝贝媳妇的故事还多着那,秀姨现在要做饭去了,等有机会,秀姨再给你讲。”

“好的,秀姨,我帮你吧?”我急忙站起来。

“不用的,很快的,你自己在院子里转转。”秀姨说着走进倒座里的厨房。

我站在秀姨家的院子里,极目远眺,竟然可以看到水天一色的景致。秀姨家坐落在村子的中央,因为是傍晚时分,那袅袅的炊烟,在每栋房子上升起,与前方的海,背后的山形成一幅美丽的风景。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睛,那是海的味道。

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将我在如梦般的世界里惊醒,电话是朋友打来的,友很夸张地说:“怎么的,听说你被拐了,记住哦,要选择最佳时机争取逃脱哦,不然,时间长了,估计就会被困在那边远山区,等过几天看到你的时候,是不是会怀里抱着一个,手里牵着一个啊……”

“啊,呸!没正经,你咋知道我来东涧了?”我被她气得有些抓狂。

“还用说吗?我是谁啊?你们局里那点事,还能瞒过我的法眼。”友有些津津乐道地说。

“当然,我忘记了,你家在我们这里有奸细。”我忽然想起了友和我们单位的小康在处朋友。

吃过晚饭,折腾了一天,感觉有些累,但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或许是我的折腾声惊动了秀姨;或许是秀姨想看看我是否睡着没?当秀姨走进我房间的时候,她的手里拿着两个大大的西红柿,秀姨把西红柿放在我的床头柜上说:“这是我们家园子里摘的,绝对纯天然,无污染”。

“秀姨,是我折腾声,让你,没有睡着吧?”我不好意思地问。

“哪有,人老了,觉也少。我是过来看看你睡了没?”秀姨亲切地说。

“秀姨,你要是不睡,和我讲讲王翠仙的事吧?”我看着秀姨笑着说。

“楚楚,你怎么对王翠仙这么感兴趣?”秀姨一边说,一边坐在我的旁边。

“说不清楚,或许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吧?因为我来东涧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王翠仙。”我不好意思地和秀姨说。

“哦……”秀姨一边应着,一边似乎在想从何说起。

其实,我自己也很困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知道这个漂亮女人背后的所有故事。因为就在村口与她相遇的那一刻,我能从眼神里看出,她是个有许多故事的女人。

“其实王翠仙这个人,嘴厉害,心眼好使,村里的人大多都怕她。”秀姨笑着告诉我。

“啊?为什么要怕她?”秀姨的话,又一次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急忙问道。

秀姨靠在床头,看了看我,笑了笑。便开始给我讲起了王翠仙的故事……

村子里有一个叫二孩的年轻人,从小母亲就因病去世了,是父亲一手把他拉扯大。二孩是个勤快人,娶了媳妇后,把家了交给了媳妇翠翠,自己便外出和几个哥们包活去做。目的只有一个,他希望给父亲和媳妇一份幸福的生活。但二孩的媳妇翠翠,很不孝顺,她嫌弃二孩的父亲脏,对二孩的父亲开口就骂,举手就打。这些事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但二孩回来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二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王翠仙却不管这些,在村口的槐树下,一群人在纳凉,看到二孩经过。王翠仙叫住二孩说:“你小子良心让狗吃了啊?”

“四嫂子,怎么这样说话啊?”二孩一头雾水地问。

“少套近乎,谁是你四嫂子啊?”王翠仙一本正经地说。

“四嫂子,这是怎么了?兄弟哪里有错你就直接说。”二孩有些委屈地说。

“你爹多不容易把你拉扯大?你娶了媳妇忘了爹啊?”王翠仙目光冷冷地说。

“四嫂子……?怎么回事?”二孩被王翠仙骂得有些晕头转向。

“别装蒜了,回家问问你爹。”王翠仙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二孩。

二孩回到家里,追问他爹,开始二孩他爹依旧不说,后来,再二孩一再追问下,二孩他爹才说,翠翠打自己的事情。那一次二孩把媳妇打了,秀姨说,那是二孩从结婚以来第一次打翠翠。而且放出话来说:“如果你再敢虐待我爹,离婚没商量。”

“我错了,我其实没虐待咱爹,我不也是为了他好吗?”翠翠一边哭一边说。

从这件事以后,二孩媳妇翠翠收敛了许多。她确实怕二孩真的和自己离婚。但翠翠也不是省油的灯,当然她知道是王翠仙把她虐待公公的事情告诉的二孩,于是,想找个机会找王翠仙算账。

事情也凑巧,吃过晚饭的王翠仙,坐在村头老槐树下和几个姐妹聊的正欢,二孩媳妇翠翠路过这里去小卖部买东西。真可谓是冤家路窄,于是,含沙射影地数落王翠仙多嘴多事,结果却被王翠仙骂得狗血喷头。翠翠知道毕竟自己理亏,最后灰溜溜地走了,走的时候丢下一句话:“你个坏女人,就你那破事,我都懒得说。”

“别啊,别懒得说说啊?不说出来你多难受啊?“王翠仙笑着喊着二孩媳妇翠翠。

黑龙江治癫痫病的正规医院
药可以治疗癫痫吗
北京主治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黍秀宫庭网 | 凤阳到南京的汽车 | 影楼内训 | 带漏电保护的插头 | 四级医疗事故 | 应收账款核算内容 | 显卡怎么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