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福州金钱豹自助餐 >> 正文

【流年】狗日的生活(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事情是由一碗羊肉粉开始的。本来一开始的时候王超超打算回家煮面吃,但路过粉馆的时候,他的肚子实在饿得受不了,加上闻到粉馆的香味,于是干脆就狠狠心,一咬牙,埋头就钻进了粉馆。

吃完粉之后他马上就后悔了,婆娘给他20块钱并不是给他吃粉的,而是让他买菜的。买五斤洋芋,四斤白菜,还买一包鸡精,刚好剩两块钱。买了东西还不算,还要把超市的小票拿去报账。

这年王超超的运气不好,本来是给政府一个小官开车的,结果那天不小心暴露了领导的行踪,给他夫人晓得了,他夫人顺藤摸瓜,抓住了领导的小三,这事情让领导勃然大怒,然后想个办法把他给开除了。给政府领导开车也不是长久之计,其实照着他这样不灵活的脑筋,放在什么岗位都很危险。

王超超气得半死,早知道他就该给那狗日的安装摄影头,因为有几次领导和小三也在车上乱舞过的,假如他有了领导乱舞的证据,领导也就不敢拿他怎么样了。但是呢,事情已经过去了,他已经和领导的车没关系了,他从一个领导司机变成了平头百姓。

其实失落感并不可怕,没人打招呼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家婆娘。没有了工作,这日子怎么过得下去啊?被开除之后,王超超给出租车公司开了一段时间的车,但那车的车况实在太差,车龄很老了,又耗油又爱出故障,算下来王超超根本赚不到钱,而且每天还要交钱出去,所以这工作就算黄了。

其实也不是王超超要离开出租车这个行业的,主要是婆娘觉得不行,天天起早摸黑,忙得屁儿裹灰,结果算下来球钱赚不到几分,倒把人累得不行,干脆再找另外的工作。

婆娘这样一批示,王超超还能说什么呢?其实婆娘在保险公司上班,她的工作也不容易,天天和人磨嘴皮子,玩的都是智商和忽悠,关键还要跑腿。

王超超其实也很怕婆娘中招,虽然自己婆娘并不漂亮,但这世上有的男人对于女人丑美不论,只要是别人婆娘他都会感兴趣,尤其是底层男人,心思特别的龌龊。

婆娘干这行业就要和各种各样的男人打交道,和各种各样的男人磨嘴皮子。身为一个男人,王超是晓得这其中危险的。但危险归危险,他也没办法,毕竟他不是李嘉诚也不是马云,他只能小心翼翼地过日子,一直以来他都是小心翼翼的过日子,因为说不好某一天自己就要被婆娘开除了。

但越担心的事情越是会来,譬如说他在政府开车开得好好的,突然有一天自己就变成了平头百姓,这就好像高官落马一样,原来那些跟自己热情打招呼的人,现在笑得也幸灾乐祸,而且居然连招呼也不打了。他们的意思很明显,王超超你完蛋了。

当然也有人给他打招呼的,但那招呼不如不打,因为他们会笑嘻嘻地喊,王超超,听说你退休了啊?王超超还没回话,那人又装着不明白的样子,你娃娃才四十多岁,榔个就退休了嘛,你应该在岗位上多干几年嘛!

其实也怪王超超,假如当时他低调些,也许就不会被他们嘲笑,不过也难怪,王超超原来在运输公司开车的时候没人理睬,认识的人们在路上也会把他当透明空气,即便是王超超主动给他们打招呼,他们也会鼻子哼哼,连正眼也不看他。

其实王超超心里是憋气的。国家天天倡导正能量,但是这些狗日的怎么会天天丧着个批脸?但是后来给领导开车之后,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居然一反常态,主动给他打招呼了,而且非常热情,热情得春风满面。王超超这才明白,这个世界要想充满正能量,你就必须要和当官的挂钩,这样你的世界就会充满正能量,反过来说,你就是生活在负能量里。

王超超给政府开车之后,决定不理睬这些小人,所以这些小人给自己打招呼的时候,他也会鼻子哼哼学猪叫,眼睛连余光也不扫描他们。但是报应来得好快啊,王超超甚至还没过足瘾,自己居然就被开除了。他又是后悔又是郁闷,但这事情已经改变不了结果。

婆娘不让开出租车之后,王超超也在积极地找工作。但是像他这样年龄这样文化人,找工作是很不容易的。连哪些刚毕业的大学生找工作都非常困难,就不要说他这样的老男人了。像他这样年龄的人,不是升官就是发财。他倒好,发的只是肚子。

王超超不止一次的感到愤怒不平,也反复的感觉到自己怀才不遇,虽然他自己也没什么才可怀,除了开车之外,他连吹牛皮也玩不了多少主题,而且他吹牛皮也不擅长,经常抢别人的话,惹得别人不高兴。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超超怕自己婆娘找麻烦,因为现在他是危急关头。现在这社会是不容男人在家久呆的,除非你能在家赚到钱。

但无论怎么小心翼翼,王超超还是惹到她了。就是因为那碗羊肉粉。回家的时候,婆娘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拿着遥控板有气无力地问他:“菜买回来了蛮?”

王超超心头有鬼,于是朝厨房走去,边走边说:“今天超市的菜都卖得快,你说的那几样菜都没了。”

婆娘哦了一声,然后就道:“那你没有买其他的?”

王超超大声回复:“没有,我想到冰箱里还有点白菜,我可以搞火锅给你吃。”

婆娘警觉起来:“慢倒!你搞火锅给我吃,未必你在路上吃了东西蛮?”

王超超心头猛跳:“走半路上的时候,我肚子饿得很就去吃了碗粉。”说完,王超超就憋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听婆娘的反应。

婆娘慢条斯理地道:“我说王超超,现在你这生活品位还提升了呢,家里有面你不吃,跑到外头吃粉,我说你不晓得你现在这情况蛮?家里有这么多的开支,你就不晓得节约蛮?”

王超超心里有点窝火,但想到这事情还是自己不对,毕竟没了工作,没了收入,干嘛还要去吃羊肉粉?要知道那可是羊肉粉啊,一个小碗8块钱,一个大碗要10块钱呢!8块钱可以买几斤白菜了,要是遇见超市打折,那简直可以买到8斤洋芋啊!而且10块钱可以买到三斤面条,这三斤面条可以吃6顿呢!

王超超心里虽然有火,但还是觉得自己不对,毕竟现在都没工作了,自己就没必要去吃粉了。事实上原来开车的时候自己也不敢吃粉,抽的烟也是6块钱一包的长征,现在没了工作,烟钱也没了,他也不好意思去找婆娘要,自己要过一回,但她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了,说的话更是像把刀。自从那次之后,王超超就下决心不朝婆娘要钱了。

我说王超,你这烟就不能戒了蛮?一天6块钱一个月就是180,有这180,家里都可以买几顿肉了。再说了,抽烟对身体不好,你天天抽烟也污染家里的空气嘛,你不要多想,其实我是为你身体好,你看看张家那男人,人家就把烟戒了,而且戒了那么多年,人家才是真男人呢。

王超听到这里,心里就好像插了把刀。于是就摇头道:“你不要说了,我不要烟钱了行不行?”说完,王超超就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婆娘高声问:“你又要跑哪里去?”王超超高声武气地吼道:“老子要去找工作赚钱抽烟!”

其实王超超没有去找工作,他去找自己的同学朋友吹牛皮。其实吹牛皮是假的,主要是蹭烟。

朋友们开始也是欢迎他的,但后来慢慢发现了他的意图,这个狗日的抽烟只抽不发,天天滔滔不绝吹死牛皮。要知道朋友们也是底层阶级,对于蹭烟这个事情太晓得了,于是就笑嘻嘻地看着他聊天,自己抽烟也不发给他,点着烟看着他聊,而且还嗯嗯啊啊的配合着他。

王超超很尴尬,他发起了要烟的微动作,这个微动作就是抠耳朵。在这里生活的男人们都明白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假若坐在你对面的男人开始抠耳朵,那他就是向你要烟抽了。其实这个要烟动作很有艺术,抠耳朵的意思是耳朵痒,耳朵痒的意思是耳朵发炎了,那么问题就来了,耳朵既然都发炎(烟)了,你狗日的怎么还懂不起?

朋友们怎么不懂,但是朋友们也是过来人,谁没有蹭过别人的烟。对于底层生活的男人们,这点小伎俩早就明白了,但你蹭烟也是要有限度的,谁他妈天天拿烟供养你?谁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

所以朋友们笑嘻嘻地望着他吹牛皮,内心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快感。对于某些底层男人来说,能够欣赏到别人面对面的尴尬,那简直是看真人秀表演啊!

王超超毕竟是个要脸的人,他怎么会懂不起这个?不发烟就不发吧,吃饭的时候不喊就不喊吧,他是明白人,所以就起身回家,但回家去又有脸吗?回家还要看婆娘的嘴脸,那感觉简直就是世界末日啊!王超超的心好冷,好冷,觉得这人生过得真是他妈没意思,回想到自己的生活,他觉得自己活得就好像一条狗。

原来给领导开车的时候,他每个月的工资都是一分不剩地交给婆娘的。然后每天在她手里领烟钱,6块钱的烟钱,多一分也没得,婆娘还抱怨,说她这个月没签多少单,儿子在学校里天天嚷着要换手机。这个败家子也不晓得这钱好难赚啊。说到这里,话风又转到王超超身上来,那话是阴阳怪气棉里藏针。

我们是苦命人啊,别人家婆娘天天在家打麻将,每年还要出去旅游,用的化妆品也是几千几千的,人家一个月敷在脸上的东西也当我半年的收入了,看看老娘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天天跑腿磨嘴皮子,累得要死要活,买件衣服也要前三后四的考虑,回家来还要看你这窝囊废的嘴脸。

听着婆娘的唠叨,王超超一般都会沉默,因为和婆娘吵下去没有结果,越吵越没意思。也许生活本来有那么点意思的,但被她这样一吵就索然寡味,黯淡得毫无光彩,听到这些话王超超就头疼,他甚至有点想去死。

要他怎么才能证明自己不是窝囊废啊?虽然给领导开车,但那毕竟是伺候人的活路啊,别人想走你就得走,他才不管你在家是睡觉还是拉屎。记得上次他和婆娘正在床上腻歪的时候,领导打电话来让他走一趟,当时王超超就火了,半夜三更的要出去干嘛?狗日的东西!现在是办公时间蛮?

但是他怎么敢说这些呢,他手头这份工作还是他舅舅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就好像他舅舅说的一样,现在要想在这社会混,你还别跟老子有傲气,就算你想舔别人的PY你还得排队,排队有可能还轮不到你去舔!因为你的舌条很可能有毛刺!

这话当时就把王超超逗笑了,舅舅这醒世名言实在太刺激了,但看到舅舅一脸的凛然,他也不敢继续笑,因为工作是舅舅找的,所以舅舅要灌输的这些人生观也是非常重要的。虽然他的话过于生动形象,有关身体的。

后来事实证明,舅舅的话一点也没错。给领导开车就是个舔PY的活,有时候王超超觉得自己活得不像人。因为和领导一比,自己实在太悲催了,有时候仔细想想也会明白,为什么现在中国人泼死忘生地想让自己的孩子当公务员,这其实和收入没什么关系,重要的是社会地位。有了社会地位,做人才能顺气,人体部位才有人舔,虽然也要舔上级,但是毕竟自己的私密部位有人安慰,也算聊胜于无。这些快乐底层人民怎么能想像得到呢?

婆娘数落王超超半天,本来他不开腔的,但不知怎么回事,心里的火一点点的燃起来了,于是就回嘴道:“你少念我几句了,不过是吃碗粉蛮,又死不了人?”

婆娘听到王超超回嘴,脸色更加难看,嘴里更是念叨个不住:“我说你几句你还有理了?你还有脸跟我说这些?老娘告诉你王超超,你不要说老娘落井下石,家里的情况你是晓得的,你儿子读书每个月的生活费是多少?家里每个月的房贷是多少?每个月家里的水费电费生活费网费是多少?还有我老妈每个月的赡养费是多少?你娃娃好好动动脑筋,这些要不要钱?你以为以前你开车就辛苦了?你一个月两千多只够边边角角,要不是老娘支撑这个家,你狗日的连面也吃不成!”

王超超的心好像被鬼抓一样难受。其实家里的这些情况他不是不知道,而且他也不是容易的啊,原来给领导开车的时候国家管得不严格,可以在油费修理费上搞点手脚,还可以向那些走后门的要点红包,虽然一个月的收入才两千多,但高高矮矮的算起来也有四千多一点。可后来国家管得严格了,不光是油费修理费动不了手脚,就是连红包也收不着,更让人郁闷的是,公车不允许私用,开车出去谈工作也要签各种手续。

不光王超超郁闷,就是领导也郁闷。因为上头抓得严,红包也不敢收了,更不方便的是车,往常他都会让王超超开着公车去小三那边玩耍,现在车管控得严格了,他只好掏出腰包自己买了一辆。

这辆车自然要让王超超开的,毕竟他是自己的司机,本来就是为他服务的,要是他不高兴,领导可以随时换了他。要知道给单位开车这个岗位也是个比较吃香的行业,有多少人挺着脖子望成了颈椎病。领导明白王超超应该知道这些的,他还时不时的拿话点王超超:“小王啊,现在这工作不好找啊,我们都要珍惜呢,你说是不是?”

王超超还有什么好说的,他明白这些套路,领导这是在敲打他呢,于是微笑,“是啊张总。”

王超超虽然脸上微笑,但心里却在日妈蹈娘:一个国家干部,好意思让人喊张总蛮?还要不要批脸了?但张总这个称呼也不是平白来的,张总平时喜欢打电话,所以部下就给他取个外号叫张总,他还比较喜欢这个外号。

小儿羊角风的治疗方法
是什么原因引起了癫痫
荆州哪家癫痫病医院靠谱

友情链接:

黍秀宫庭网 | 凤阳到南京的汽车 | 影楼内训 | 带漏电保护的插头 | 四级医疗事故 | 应收账款核算内容 | 显卡怎么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