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接待礼仪视频 >> 正文

【八一•恩】夏日里最绚丽的蝴蝶(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雪毫无预兆,洋洋洒洒地下了一天一夜。父亲背倚靠窗子,想起了毛主席的一首经典的诗歌“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父亲就对母亲说:“我们的女儿就叫余飘飘吧!”

余飘飘那时是个含着奶嘴的婴儿,圆圆的头仿佛小皮球,皮肤粉嘟嘟的,晶莹剔透;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仿佛黑珍珠似的,笑起来小嘴角上翘,别提多可爱了。父母每天逗她玩,抱着她,听她咿咿呀呀地说话,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余飘飘长到六岁,像父母期望的那样,五官精致玲珑,皮肤吹弹可破,小小年纪就有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

父母望女成凤,他们欢天喜地地牵着女儿的手,送女儿去学舞蹈。可没过一星期,余飘飘吃不了压腿、劈叉的苦,哭闹着要退班。父母教育余飘飘学习要坚持,无奈余飘飘说跳舞太累,她讨厌跳舞。父母思来想去,不学跳舞也成,又送余飘飘去学钢琴。可余飘飘完全没有弹琴的天赋,手指按在琴键上也迟钝得很,弹一个音如负重前行,学了半年连一个完整的曲子都不会,更别提什么《梦幻曲》《小步舞曲》这样高大上的乐曲了。

父母没有气馁,仍督促女儿学琴,余飘飘却坐在琴凳上哭,说再弹下去她都想死了。女儿的这句话令父母心惊肉跳,他们质问她从哪里学的这种灰心丧气的话,女儿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余飘飘学舞蹈、钢琴都失败了,绘画、轮滑和乐高也半途而废。别的孩子钢琴弹得行云流水,跳舞也有模有样,而余飘飘长到十岁,一样才艺都没有,父母这才惊讶地发现原来女儿是个空有外表的花瓶。升入小学后,女儿除了语文勉强过关外,数学和英语都不及格。父母拿着女儿的成绩单,呆愣地坐在沙发上,他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轮流问女儿:“飘飘,老师讲课你能听懂吗?”余飘飘先点头,后又摇头。父亲皱眉说:“飘飘,你看你每门分数都不好,将来怎么考重点中学呢?”余飘飘却反驳说:“谁说我每门成绩都不好了?思想品德和劳动,我不是满分嘛!”

父亲听了哭笑不得:“这两门好有什么用呢?”

余飘飘说的也是实情,她在学校是劳动积极分子,尤其是做值日的时候。她打扫比谁都卖力,窗户擦得明亮如镜,地面扫得一尘不染。班主任再不喜欢她,也要点名表扬她一下。

后来余飘飘上了一所普通中学,数理化不及格,年年要补考。父亲经常为女儿发愁,这样的成绩将来能考上大学吗?

父母为女儿安排了家教,专门补习数理化,结果女儿考试放榜,离师范学院的分数线还差三分。父母求爷爷告奶奶,花了三万块的赞助费,女儿终于被学校破格录取。

余飘飘学习的是学前教育方向,进入师范学院,她的优势渐渐显露,就像一枚蛰伏的种子,悄无声息地从泥土里钻出来,开出芬芳美丽的花朵。幼儿师范活动多,她的外形靓丽,身材高挑,笑语迎人,经常被安排做接待工作。而且她谦虚勤快,每天将老师们的办公桌擦得一尘不染,还主动给上课的老师倒水,老师们想讨厌她也难。老师们背后议论说:“余飘飘虽然成绩不好,但她学习态度好,只是能力跟不上,情有可原啊!”

她仍然没能摘掉年年补考的帽子,她的普通话证书考了两次才过关,唱歌五音不全,上台跳个舞还同手同脚!

音乐老师为难地对她说:“你唱成这样,我没法让你过!”

舞蹈老师也说:“你没有跳舞的天分,我不能给你及格!”

她为了顺利毕业,每天对着镜子苦练舞蹈组合,强记各种舞蹈动作;周末同学们逛街的逛街,泡吧的泡吧,约会的约会,只有她反复机械地练习视唱。不过她的功夫没有白费,在毕业考试时她终于合格通过。

父母一路陪着她也是战战兢兢,师范学院毕业后,她理所当然地成了一名光荣的幼儿教师。

余飘飘参加工作的时候刚二十二岁。她像一股清泉,注入了闪亮宝贝幼儿园的大河中。闪亮宝贝是贵族高价园,领导录取余飘飘是因为她模样姣好,有亲和力,再加上学校老师的推荐,说她吃苦耐劳,做事勤快,最适合当孩子王了。

上班第一天,余飘飘被安排到草莓班。草莓班的班长是廖倩云,一个工作十七年的老教师。廖倩云看余飘飘青春无敌,美丽逼人,对她很有好感。不过这个好感并没有维持多久,廖倩云目光犀利,很快察觉她除了跑腿拿东西,几乎没什么本事!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年轻教师,竟然没有一点特长与才艺!这令廖倩云讶异,吃惊,而后就是摇头。摇头就是一种无奈的否定,廖倩云没办法了,只能对她重复一句话:“玉不雕琢不成器!”

廖倩云教学经验丰富,不知道雕琢了多少玉,但是余飘飘真的是一块有潜力的璞玉吗?她那几乎完美的外形配上糟糕的业务水平,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廖倩云常蹙眉深思,如何雕琢这块玉呢?

余飘飘表面上看倒是毫不在意,尽管她业务不精,又无才艺,可是情商不低。她很快与幼儿园的所有教职工打成一片,就连厨房的阿姨、看门的师傅她都恭敬地问好,再加上她貌美嘴甜,时间一长,幼儿园全体教工提起她就赞不绝口。

其实不仅是园内的教职工,家长们对余飘飘也很满意。在家长接送孩子的时候,她总是笑脸迎人,家长们都说她活力有朝气,和廖倩云是最佳搭档。

开学第一天,田园长与新教师交流,还不断鼓励她们大胆创新。余飘飘像个微笑天使,站在青春活力的年轻教师队伍中,美丽可人,鹤立鸡群。田园长第一眼就留意到了这个笑脸盈盈的女孩。她拉住余飘飘的手,说:“小余老师,欢迎你成为我们闪亮宝贝中的一员!”

余飘飘的笑容没有停止,仍在脸上荡漾着。但她也感到受宠若惊,忙不迭地回应:“谢谢田园长,我是新人,还要向在座的各位老师学习!”

这句话一出口就得到了全体老师的认可与赞扬,老师们看田园长这么重视余飘飘,她又那么能言善道,她们心想她真是不简单,都暗自揣测她的专业能力应该不低,连园长都对她另眼相看。

她的优势不言而喻,她能在幼儿园顺利工作,与她的高情商密不可分。她在领导面前很会察言观色,也懂得阿谀奉承。廖倩云对她再不满意,可一想她到底是听话乖巧的新人,又哄得自己很开心,因此就睁只眼闭只眼,乐意做她教学上的师傅。

知道自己能力不行,她懂得在工作单位“夹着尾巴做人”。尤其是在老教师面前,就得谦逊卑微。廖倩云说“对”,她绝不会说“不对”;廖倩云让她往东,她绝不会往西。她这一点确实难得,如果换了别的95后教师,她们绝不会那么安分。

中午开会,田园长宣布说明天市里领导检查,这事的下文意味着今晚要加班,教师们听闻后个个都无精打采。

廖倩云吩咐余飘飘和保育员共同打扫卫生。保育员却说她一个人打扫就行,还说余飘飘是老师,她应该学习业务上的知识。廖倩云听了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怨怪保育员多事。指导余飘飘的业务是个累心累脑的活,有空指导她不如自己动手,还节省了可观的时间。无论她是不是璞玉,廖倩云都不想雕琢她了。

可余飘飘是个爱学习的女孩。她坐在廖倩云旁边,眼巴巴地观望着廖倩云的忙碌,等待廖倩云让她帮忙,那模样和一位等待皇上召见的大臣没啥区别。廖倩云起初不想搭理她,但看她一脸焦急的神情,似乎在说:“廖老师,给我点事情做吧,我能做好的!”廖倩云于心不忍,便指着桌上的剪刀说:“你把我刚才画的动物都剪下来!”

她听了,如得到圣旨一般。她马上动手开始剪。拿着剪刀,望着纸上的动物如临大敌,她小心翼翼地剪起来。廖倩云十分钟内画了五六只动物,可她一只动物都没剪完。廖倩云讶异地抬高眉毛,看着她手握剪刀的动作,问:“你从来没有剪过东西吗?我看你一点都不会剪!”

她就尴尬地笑:“我手工不好,平时也不喜欢画画做手工!”

“那你不应该学幼师,我们这个行业美术不好很吃亏的!”廖倩云说。

余飘飘注视着廖倩云,惊叹那些栩栩如生的动物出自于廖倩云的手。廖倩云的一双巧手就像魔术师,变出很多美观的装饰图案和动物。

廖倩云对她说:“你还是去帮保育老师干活吧!”

余飘飘洗玩具擦窗户,忙得不亦乐乎。廖倩云布置完教室,她又扫去满地废纸。廖倩云暗自摇头,她需要的是一个业务能力强的配班教师,而不是只会干活的钟点工。一个班三位老师,打扫卫生是保育老师的主要职责,余飘飘是来做老师的,又不是来干体力活的。

下班后,老师们陆陆续续地回家了。教室里只剩下余飘飘还在加班。她对廖倩云说,她要练习做手工。

廖倩云不置可否,她在走出幼儿园大门的时候自语:“没那个能力,再怎么学也是白用功!”

​二

自从那天加班后,余飘飘几乎每天下班都留下来加班。她不是练琴就是在做手工。其他95后老师都笑她傻,哪有人愿意主动加班的?田园长得知她加班,很是欣赏。开会的时候点名表扬她工作认真,以园为家。

可她没能经受住领导的考验,后来田园长发现她加班并没有成绩,也就是说她工作效率低,不得不留下来继续加班。田园长不再表扬她,反而说:“既然做不出来就不要加班了,幼儿园的水电也是要节约的!”

她只好认命,不再加班。老师们像看笑话似的看着她,她们都说:“长得好看管啥用?不就是个花瓶吗?”从此她多了一个绰号:“花瓶”。

在单位里,不仅老教师们对余飘飘颐指气使,有的和她同岁甚至比她小的老师,也敢指挥、挖苦她了。一个叫王雅眉的女教师,比她小一岁,当着那些95后老师的面讽刺她:“哎,你今天学会画几种动物?”

“二十种吧!”她回答,脸上看不出生气的样子。

“那你读师范的时候是怎么读的?这些都没学吗?”王雅眉揶揄道。

“我笨呗,王老师,你要多教教我!”

王雅眉还想说什么,她打量了余飘飘几眼,摇头走了。

余飘飘不气馁,她懂得“笨鸟先飞”的道理。她每天早起到幼儿园,帮着保育员打水开窗,明明是个老师却成天混在保育员的队伍里。

保育员不喜欢余飘飘,理由很简单,因为廖倩云也不喜欢她。保育员是廖倩云的手下,廖倩云的喜好就是她的喜好。不过保育员和她相处的时间久了,逐渐对她的态度好起来。说到底她是个勤快的姑娘,那么年轻却不介意干脏活累活。

“如果你能把业务学上来,就完美了!”保育员对她说。

“是的,我正在努力!”

“你别怪廖老师不带你,她家里的事情也多,忙得没时间教你!”

“我知道,我怎么会怪廖老师呢?”

“你啊,”保育员笑了,“现在你这样肯学肯干的年轻人都快绝种啦!”

草莓班的孩子共有三十个,廖倩云常发牢骚说带不过来,这些孩子又顽皮,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而余飘飘是新人,在教育方法和策略上几乎是零,这无形中加大了廖倩云的压力和工作量。

那些孩子都是鬼精灵,他们不怕余飘飘,只怕廖倩云和保育员。如果廖倩云开会不在,教室里就吵翻了天。保育员被吵得头疼,她不得不放下手头的事情,帮助余飘飘管理孩子。

余飘飘刚把一个孩子扶正坐好,另一个孩子就下位捣乱;急得她拉住了这个,那个又跑,手忙脚乱。她感觉自己是在打苍蝇,打走一只,又飞来一群。整个上午,她都在忙着不停地打苍蝇。

“余老师,你讲个故事给他们听吧,要不然你这样会很累!”保育员看不下去了,提议说。

于是余飘飘拿起了一本童话书,照着书念:“从前有个可爱的小姑娘,奶奶送给小姑娘一顶小红帽,戴在她的头上真漂亮,于是大家便叫她‘小红帽’……”

她这样干巴巴地读故事,没有人爱听。娃娃们继续“大闹天宫”,隔壁菠萝班的王雅眉听到草莓班那么吵,对她说:“你们班的孩子最调皮,你干嘛还对他们笑?小孩就是这样,你一对他们笑他们就不怕你了,你得对他们凶一点才能压住他们!”

她点头:“我知道了!”

孩子们安静后,她接着讲故事,有几个孩子嚷着故事不好听,她想起王雅眉的话,瞪眼大声对那几个孩子说:“不好听就别听,要么就出去!”

孩子们没见过她这么凶的样子,都感到意外。他们果然不再说什么。还有几个孩子低头抠起了手指,因为她的故事讲得太乏味了。

她不理会那些孩子,讲完故事,又放音乐做游戏,游戏做完,到了吃饭的时间,一个上午总算顺利过去了!

饭后是老师们最轻松的时刻,她们看管孩子午睡,还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余飘飘马不停蹄地写着教学计划,廖倩云则是电脑备课。廖倩云是老教师,四十岁了。她长得一点也不美,牙齿也不整齐;她脸上的雀斑、皱纹比她教过的孩子还多。但她是高级教师兼教学能手,并且是余飘飘业务上的师傅。

余飘飘在教学经验和水平上,与廖倩云相差十万八千里,即使她坐火箭也追不上廖倩云的高度。廖倩云进了教室,并不像余飘飘那样大吼大叫,而是气定神闲地坐在教室正中,开始拍起手来。

廖倩云拍手不是拍着玩,这是一个收玩具的信号。她有节奏地拍手,那些孩子们开始收玩具,搬椅子,快速坐下。

开封癫痫病十佳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控制住了突然又发作
长春癫痫治疗技术

友情链接:

黍秀宫庭网 | 凤阳到南京的汽车 | 影楼内训 | 带漏电保护的插头 | 四级医疗事故 | 应收账款核算内容 | 显卡怎么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