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龙斗士好号 >> 正文

大红油纸伞的秘密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天早上,顺着公路边溜达了一程, 刚返回至殡仪馆的大门口,见身后一连串的送葬车队,以小轿车为多,没细数大概有四、五十辆吧。

当然这样的场景,我们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因为我们的电站就在殡仪馆的斜对面。一年到头,我们与外界的联系,看到最多的是这样的景观:一拨又一拨的车队来了,在那个人生终点站(殡仪馆)呆一阵后又走了。

当然这样的“近邻”,叫谁都不会去串门的。你想啊,殡仪馆,阴森恐怖的地方,你是傻瓜吧你想进去看看?

那么, 我就是那个傻瓜。因为有几次散步路过终点站门口时,我拉着大郎的手,我说我们进去看看?然后被他一边怒吼神经病、傻瓜,一边强拉起我快速离开,好像此地立马就有妖魔鬼怪现身似的。

真的有那么可怕吗?我不信。

出于好奇,有可能真的鬼使神差吧,这下,我居然稀里糊涂跨进了终点站。我想,我是浙江人,这里是安徽大别山,那么,这里的风俗肯定有这里特别的风格吧。

于是,我混进了这支送葬人群中一一真叫滥竽充数,因为谁也不知道我是谁。只见他们停好车,一个一个从车里钻出来,然后来到一个名为长乐厅的门口。他们每个人胸前都挂着一朵小白花,花下方写有“哀念”二字。这时送葬乐队敲了几下鼓,吹了几声锁呐,便有主持人对门口人喊,大家进来吧!

我抢先一步走进门口,只见厅左边已经齐齐地站了一排人,约有二十几个吧。其中站最里边的那个满脸悲伤的男人,还有用三尺三长的白布包住整个头的那个女人,一看便知道,这个男人是死者的丈夫,这个女人是死者的女儿。

因为在这近百号的人群中,这个为人丈夫的,这个为人女儿的两个人,他们是最悲怆的,他们已经泣不成声。细看他们的神态,他们的双脚都好像有些站立不稳,幸好他们的两旁都有亲人扶持着。

人,有生离,更有死别。在这里,活着的血亲人,目送死去的血亲人,这叫肝肠寸断。

再看厅正中,躺着那个将马上灰飞烟灭的女人。这时,主持人让站左边的一排亲人下跪,我跟着不是亲人的队伍站在了厅的右边。左边二十几个亲人团齐刷刷下跪,跪着的前面是死者,再前面是我所掺杂其中的亲友团(这个团体是同学同事朋友)。他们叩头三下,意在感谢亲友们的到场。然后主持人示意我们亲友团向死者叩头三下,意在表达众人对死者的悼念。然后,主持人又简单地照纸宣读了悼念词。

现在,我们沉痛悼念……全体默哀……

那个已经永远闭目的人,再也感受不到活着的人为她所做的一切了。意义又在哪里呢?

其实人生就那么简单:出生、劳作、婚配生育、又劳作、死亡。

这期间,向遗体作告别仪式时,人群中有人说,你看,哦哟,人都瘦得不成样了。我够胆大,也仔细看了看,虽然说,不认识她。拿死者生前的照片一对比,就好像整个人被某种机器压榨过一般,没有了水份,没有了脂肪。俯耳打听,要了她命的恶魔是一一肺癌。突然想起两成语:骨瘦如柴、皮包骨头。

还有:荣华富贵,也是过眼云烟。

最后,从厅后门帘中走出一男人,应该是送死者上天的人吧。他走进死者,将盖在死者身上的大红色寿被盖过了死者的头,拉着死者车滑动了几步。只见死者丈夫一步跨上,男人又掀开了寿被,让丈夫看了妻子最后一眼,一会就盖过,将死者拉进了门帘后面,门帘又合上。从此,死者即赴火场,与人间来一场灰飞烟灭的告别。

生离死别的仪式还在继续。

就在死者被推进火化间后,见主持人招呼大家绕到了终点站的最后面。我也尾随其后。见此处有一大大的香炉,供送葬人在此焚烧香纸。香炉体积如普通凉亭般大小,呈圆柱形。亲人们纷纷蹲下在各个炉口烧起了纸,那纸是一捆一捆的,烧了好几捆,顿时香炉顶乌烟滚滚,直冲云霄。当然香火不断,因为每天都有死人。

另一旁,有亲属在燃放着鞭炮,噼噼啪啪响个不停。

一会儿,听有人说,好了好了,是说火化已完工。只见有人打开一把仿古的油纸伞,大红色的,特鲜艳。有人从火化间接过骨灰盒,撑开大红油纸伞的人马上将伞撑在骨灰盒上方,好像此刻正下大雨,生怕骨灰盒淋了雨似的。

没下雨呀,为什么要用伞遮盖……

因为不能让骨灰盒见天空。

为什么不能见天空?不好意思再问旁人,这就是一地一风俗吧。

终于灰飞烟灭。见众人将胸前的小白花摘下来,扔进一旁鞭炮的灰烬里。一连串的车队又朝着来时的路驶去,最前面的车里面,痛失母亲的女儿紧紧地抱着那个盒子。世上最亲的人,从此骨肉分离,从此阴阳两隔。

2016年11月15日 徐小娜

癫痫病有效治疗方法是哪些
癫痫病人的护理方法有哪些
白银能治好癫痫的医院

友情链接:

黍秀宫庭网 | 凤阳到南京的汽车 | 影楼内训 | 带漏电保护的插头 | 四级医疗事故 | 应收账款核算内容 | 显卡怎么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