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龙斗士好号 >> 正文

【笔尖】瘸子(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再一次见到瘸子,是在省城,满脸的络腮胡子,头发也白了很多,面黄肌瘦,几乎不敢相认。他一拐一拐地推着一辆卖小吃的小推车,车后跟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

对我惊讶的目光,瘸子并不在意,笑呤呤地教那小女孩,丫,叫叔叔。

“你有女儿了?老婆是谁?荷花吗?”

对于我一连串的疑问,瘸子点了点头,显得有点尴尬。他走到女儿身边,轻轻地把她额上的头发拂向耳后,眼里充满怜爱。

没想到瘸子真的和别人的老婆走到了一起,这世上的事真让人捉摸不透!

瘸子本名王瑞来,小时候患了小儿麻痹症,导致两只脚一长一短,所以得名瘸子。瘸子不能外出打工,也不能耕田种地,为了糊口,就开了个补胎店。他的补胎店在村东头,靠着马路,两间铁皮房,一间做店面,一间做住房。店前常年堆着一些废轮胎、旧木板之类的东西,散发着难闻的臭味。那时瘸子三十多岁,单身,经常穿着一身分不清颜色的军装,一头短发乱蓬蓬的,脸和手也乌七八黑,好像一年四季没洗澡,走到他面前就有一股怪味。尤其让人恐怖的是他那颗爆牙,只要一张嘴就露出来,白森森的吓人。

瘸子脾气好,人和气,他的修理店几乎成了公共娱乐场所。打牌的,下棋的,看电视的,聊天的,每天把他的臭棚子和前坪塞得满满的。

我和瘸子是在他店前的树下下棋相熟的。

瘸子喜欢下棋,棋艺不高,爱悔棋。可他赖皮,一盘棋明明输定了,他却死不认输,一着一着和你磨时间,“磨”得你不耐烦故意让他赢,他就沾沾自喜,还在外面到处吹他下棋如何如何厉害。

这是个仲夏的中午,我和瘸子下棋时,发现他心不在焉,不时莫明其妙地发笑。

“怎么?中彩了!”

“嘿嘿,和中彩差不多。”瘸子一脸的得意。

“到底啥事?”

“陆书记,我说给你听,你可不要透露出去。”瘸子的脸色变得很神秘。

“你爱说就说,我不稀罕听。”我看出来了,这家伙心里藏不住东西,想在我面前显摆,就故意激他。

“他妈的放了二十多年空枪,昨晚终于发市了。”

“啥?”我一时没明白过来。

“嘿嘿……”瘸子坏笑着。

我忽然醒悟过来:“昨晚你去镇上的按摩店了?”

“嗨,正经的男人谁会去那种地方啊!”瘸子停了一下,眼睛四处瞧了瞧,压低了声音:“就本村的女人。”

“什么?”我心里一激灵,把手里的马当做車走了一着直线。可转念一想,瘸子这种人,一副邋遢的样子,别人避他都唯恐不及,哪个女人会看上他啊!

旁边观棋的刘老四也不信:“肯定是吹牛的!”

见我们不相信,瘸子棋也不下了,双手把棋盘里的棋子一顿乱搅,和我们赌咒发誓。也难怪,三十多岁了还没闻过女人味,这反应也属正常。

“你说说经过我们才信。”刘老四来了兴趣。

“说就说,馋死你!”瘸子真的吞吞吐吐说了起来。

我大学毕业后来村里当了村书记,让我感触最深的是,乡下人的生活是日新月异,鸡公鸭婆的事少了,村务也简单了,但一些新问题也出现了。男人大都进了城,剩下些女人在家,她们穿着紧身裤,拿着触屏手机,平时无所事事,日子久了,难免生出些荒唐想法,一些意志薄弱的就把脚踩湿了。

我听瘸子说得有板有眼,感到事情有点严重:“瘸子,这是道德问题,不是什么好事,趁早收手,不然,现在你开心,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2

打那天以后,我发现瘸子好像变了个人,头发光滑了,脸和手也洗干净了,衣服也穿得整洁了,而村里也传开了他和荷花的一些风言风语。

刘老四这张破嘴,会害死人的,我感到会有事发生。

果然,半个月之后就出事了。

那天深夜,两个女人在瘸子的补胎店打了起来。打架的两人,一个是荷花,另一个叫芙蓉,只是不见瘸子。深更半夜两个女人在一个单身汉家里打架,芙蓉还只穿着内衣内裤,这能有什么好事?

荷花的公公打了荷花一耳光,指着荷花的鼻子骂:“不要脸的东西,要偷也偷个手脚齐整的,偷个臭瘸子,丢人现眼,我叫猛子回来收拾你!”

小村不大,村头打个喷嚏,村尾能知道是谁感冒了;人也不多,留在家里的人加起来刚好坐满两张八仙桌。荷花和芙蓉打架的事,村里一下子就老幼皆知,而且还被添枝加叶,这些经过加工的信息很快又通过光缆传到了千里之外的男人耳里。

山雨欲来风满楼,我坐在村办公室里,考虑着要怎样化解这起矛盾。

“嘭”的一声,瘸子撞门而进,满眼焦急之色:“陆书记,怎么办?怎么办?你一定得给我想个办法。”

这下知道怕了,风流快活时就不想想后果,荷花和芙蓉的男人,一个是天神,一个是地煞,你睡了人家的老婆,你还想活命么!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自己犯了错,就得受到惩罚。”我黑着脸说。

“不管怎么惩罚我,我都愿意受,只是求你想办法救救荷花。”

嗬,还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呢,不知羞耻的家伙。

“你凭啥为别人的老婆操心?你知不知道,你这次也许会酿成大祸。”

“那怎么办,那怎么办?”瘸子一边说,一边搓着手,一拐一拐地在我房间里转圈,额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人家的家庭破裂了,他们离了婚,你就是罪魁祸首!”

“离婚?他们离了,我就要了荷花。”瘸子脱掉身上的白衬衣,擦了一把脸上的汗。

呀呀,这瘸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老婆想疯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荷花是什么人?村里唯一的女高中生,唯一一个能让男人回头张望的女子,当初跟了猛子,是因为猛子有一米八的身高,有刘德华的相貌,父亲是退休工人。

“你就死了这份心,好好地等着人家收拾你吧!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有能耐,两个女人都为你争风吃醋打架了。”

“这……那晚上……”瘸子欲言又止,露出了那颗爆牙。

我看着他那颗爆牙就恶心:“别这啊那的了,回去好好反省,最好出去躲几天。”

瘸子好像还想说什么,我把他推出了房门。心里寻思:看来他和荷花的关系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3

如果猛子和瘸子两人并排站在一起,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大人,一个半大孩子。所以当猛子一拳着着实实打在瘸子脸上时,最先离他而去的是那颗爆牙,接着瘸子的身体才飞出二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猛子眼里充着血,扑过去,对着倒在地上的瘸子就是一阵老拳。瘸子并不反抗,双手护着头,任凭猛子的拳头雨点一样落在身上。照猛子这种打法,瘸子眼着就要玩完。

瘸子这两天躲在五保户张奶奶家,没想到还是被猛子找到了。

旁边也围着很多看热闹的人,可没人劝架,一是猛子威猛,二是乡下人痛恨伤风败俗的事。

张奶奶奋不顾身地扑了过去,躺在瘸子身上,猛子的拳头悬在了半空。刘老四冲了上来,抱着猛子,带着哭腔求猛子手下留情,一边求一边推着猛子往别处走。

瘸子的眼里有泪光闪过,嘴里也轻轻地“哎哟”了一声,只是没人注意到。

被刘老四推着走了好远的猛子还不解恨,跑到瘸子的补胎店,找了把锄头,稀里糊涂一顿乱砸,可怜瘸子的臭棚子刹那间变得千疮百孔,一片狼藉。

我赶到的时候,瘸子嘴也肿了,眼也青了,躺在地上站不起来。怎么能把人打成这样!虽然瘸子行为不道德,但也只是传说,并无真凭实据,这猛子也太过份了。先救人吧,我找了辆车把瘸子送到了县人民医院。

瘸子在医院住了院,这期间芙蓉的男人也回来了,听说瘸子被猛子打得半死住了院,只得作罢,恨恨地带着芙蓉外出打工了。荷花家却闹翻了天,猛子要离婚,一纸诉状把荷花告上了法庭。

半个月后瘸子出了院,补胎店砸了,就找了辆破自行车,走村串户收破烂,晚上就住在张奶奶家。

可这家伙好了伤疤忘了痛,一个劲地往我这里跑,整天和我磨嘴皮,让我帮荷花。

“你叫我怎么帮?帮她离婚还是帮她和好?”

“这……”

“你怎么还惦记着人家的老婆,是不是嫌打得不够?”我有点恼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她和我好过,我不能变心。”

“啧啧,没想到你还真是个多情的种子,你这是一厢情愿,知道吗?”

这家伙的人性和棋性一样。

“她喜欢我,她亲口对我说的。”

“人家夫妻都闹成那样了,你还想在中间插一杠子,你是人吗?”

“这……”瘸子双手不自然地握了一下,低着头闷了好久,一拐一拐地走了。

看着瘸子的背影,我想:荷花真的会喜欢瘸子?

4

二个月过去了,猛子和荷花的离婚案开庭了。荷花是死也不肯离婚,开庭的时候,她又哭又闹,还在庭上泼硫酸。

荷花对猛子说:“你无凭无证血口喷人。你出去几年也不回来,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女人逍遥快活,我天天守着空房,你怎么不为我想想,我也是个正常的女人啊!”

猛子第一次申诉因为夫妻感情破裂的证据不足,法院没有判离婚,可他们的“战斗”却在继续,三天两头往村部跑。

瘸子也来凑热闹,我说你就别瞎想了,荷花不喜欢你,她死也不肯离婚,还在法庭上泼硫酸,你醒醒吧!可这家伙就是一根筋,让我又是厌恶又是愤怒。

晚上,下起了雨。秋天的雨,总是那么不招人喜欢。我躺在床上,听着雨声,想着荷花和瘸子的事。瘸子说荷花喜欢他,可荷花死也不愿离婚,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若说荷花对瘸子没意思,那他们……我又想起了那天瘸子和我下棋时讲的他和荷花的“好事”。

电视剧完了,已是晚上十一点半,那些看电视的老人和女人都出去了。

瘸子刚躺下,门外就有个又尖又细的嗓子喊起来:“瘸子,快开门,我的手机忘在你家了。”声音刚落,门“哗”的一声被人推开了,原来门没上闩。瘸子“呼”的一下从床上站起来,抓起枕头挡在身前,他只穿了一条红花短裤睡觉。

“妈啊!”荷花尖叫一声,像踩着了地雷,跳到门边,把门重新关上了,嘴里却骂着:“砍脑壳的,死瘸子,睡觉也不闩门。”

瘸子说:“我又没喊你进来,你怪得了我?”说完,穿上长裤,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我是来寻手机的,刚刚看完电视我把手机忘在你家了。”

“那你自己找。”

荷花在瘸子的棚子里找了好一会,也没找着手机。

“你的手机肯定不在我这里。”

“肯定在你这里!”荷花一双眼死死地盯着瘸子,脸上红红的,像喝醉了酒。

瘸子这才注意到,荷花只穿了一件白背心,和一条紧身半截裤,丰满的胸脯若隐若现,浑圆的屁股更是让人想入非非。瘸子的身体也起变化了,脸上也发起烧来,他迎着荷花的目光:“如果不在我这里怎么办?”

“不在你这里,我随便你怎样!”

“那好!”瘸子从荷花的紧身裤袋里拿出了手机,在她脸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荷花顺势倒在瘸子的怀里……

按瘸子的说法,那晚的确是荷花主动找的瘸子,也难怪瘸子不死心,可后来荷花和芙蓉打架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些屁事,真是想不通,理还乱。

我正在胡思乱想,房门被拍得山响:“不得了了,陆书记,快,出大事了!”

5

“王八蛋,你不得好死!”荷花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被猛子推倒在屋外的湿地里。

“臭婊子,以后敢进我家的门,我打断你的腿!”猛子暴跳如雷,站在台阶上,指着荷花怒骂。

“你这个天杀的,没良心的,我日你八代祖宗!”

“臭婊子,还敢骂我!”猛子跳下台阶,飞起一脚,荷花应声滚下屋前的池塘。

“救命,救……”荷花只喊了一声就往水里沉去。

瘸子忽然从黑暗里冲了出来,扑进了池塘。塘水刚好淹过头顶,瘸子在水里摸了一阵,抱起荷花,拼命往岸边游。游到岸边,瘸子刚想把荷花放到岸上,看到猛子巨兽一样站在头顶。借着屋里透出的灯光,猛子看清是瘸子救起了荷花,心里那邪火就大了:“我没去找你,你倒自己送上门来,狗男女,你们去死吧!”一边骂一边飞起一脚,瘸子和荷花又掉到了塘里。

瘸子试图从另一处上岸,可他怎快得过在岸上的猛子?所以他一次次被猛子踢到了水里。渐渐地,瘸子没有力气了,他一只手托着荷花,使她的头露出水面,一只手抓着岸边的石头。猛子走过来,使劲踩瘸子抓着石块的手。一下,二下,猛子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他彻底失去理智了。

夜越来越黑,雨下过不停。瘸子感到自己的手在流血,感到钻心地疼痛,感到骨头断了……他咬牙支持着。终于,瘸子的手松开了石头,他和荷花一起沉入了水里。

“住手!你是在犯罪。”瘸子沉入水里的那一刻,我赶到了。和我一起来的还有村长、刘老四。张奶奶跑得慢,跟在后面。

我跳进了水塘,村长牵着我的手,刘大爷牵着村长的手。我摸到了瘸子,瘸子的一只手还紧紧地抱着荷花。我们齐心协力把瘸子和荷花救上了岸。

6

瘸子和荷花命大,总算没有死。

大家都来到了张奶奶家,生起了一堆火,一边驱赶秋未雨夜的寒气,一边烤着湿衣服。

手术治疗癫痫的效果好吗
癫痫患者的并发症
癫痫治疗新方法效果如何

友情链接:

黍秀宫庭网 | 凤阳到南京的汽车 | 影楼内训 | 带漏电保护的插头 | 四级医疗事故 | 应收账款核算内容 | 显卡怎么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