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男性感内裤 >> 正文

【荷塘】沧桑岁月,憔悴红颜(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幽怨的女人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春正在上班,打开手机一看,有五个未接电话。

她从车间回来,听到铃声,就知道是月儿打来的。

最近月儿的电话特别多,而且,每次都是喝酒。

“姑奶奶,又是到哪里去啊?”

“一角酒楼。六点,不见不散!”电话那头月儿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已经为了月儿和丈夫冷战了一个星期了,想想丈夫出门时的话,春实在是有点不愿意。

“老张明天生日,我……”

“那你明天准备给我收尸吧。”月儿说完就挂了电话。

“喂,喂,月儿,月儿……”春有些无可奈何。“真是疯子!”

她看看时间,离下班还有五分钟。她拨通了丈夫的电话。

“老张,嗯,和你说一声,今晚你和儿子随便吃点什么吧,我怕赶不回来。”

今天她的声音比以往温和多了。要是在平时,她的声音可能办公室都有回音。

电话那头似乎感觉到了,“你自己注意点,别像上次……”

老张的话还没说完,春的火气就又出来了,她最受不了的就是丈夫的唠叨,何况上次喝醉的糗事!

“诶,给你点颜色,就想开染坊了啊?还有完没完?”

“那就这样了,早点回来。要不要我去接你?”电话那头的老张似乎习惯了,很知趣。

听到老张的话,春又有些过意不去,

“你自己弄点好吃的,明天给你补起来。到时候给你电话吧。”

这辈子怎么就是这样的男人呢,好像就是没有脾气。“唉,一辈子就没有一点男人味!”

下班的时间到了,春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刚准备出门,电话又响了。

“真是个姑奶奶,急什么呢?”春有些不耐烦了。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不对,是玲子打来的。

“可怜的女人,你也是抓丁了吗?”

“是的啊。”电话那头传来玲子无奈的声音。

“春姐,你动身的吗?月儿到底怎么啦?最近总觉得她不对劲。”

“我马上出来了,到了再说吧。玲子,你动身了吗?要不要我来接你?”

“不用了,我快到了。打的呢。”

“那好吧,我骑车过来。你在大厅等我。”春挂掉电话,向停车棚匆忙走去。

一角酒楼。

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赶到了。

她找个位置,停下车,摘下头盔,匆忙向大厅走去。

玲子已经站在门口,正等着她呢。

“春姐,这是什么事嘛,请客的人还没到,到是我们急匆匆地赶来了。”

“呵呵,你等久了吧?那个疯子你还不知道啊,半夜叫你你都不得不出来,不然你也别想安稳。”

春无奈地一笑,月儿的脾气她太清楚了。

交往的时间长了,能走到一起,也是缘分,何况彼此关系太铁了。

话还没说完,春的电话响了。

“肯定是那个疯子打来的。”春笑着对玲子说着,边拿出手机。“果然没错!”

“喂,春,你们到了吗?直接上西陵阁,我马上就到,菜已经点好了。”

“春姐,月儿说什么?来了没有?”玲子有些焦急。

“她马上到了,让我们直接到西陵阁,菜已经点好了。”

春挽住玲子的手,准备向二楼的包厢走去。

服务员上前来了,“请问几位?是约好了的吗?”

“不用你们招呼了,我们已经订好了的。”

“哦,是西陵阁的客人吧,二位这边请!”服务员礼貌地为两人引路。

酒楼门口,一辆红色尼桑疾驰而来。

车停稳了,从车里下来了一位穿着时尚的少妇。

“西陵阁的客人来了吗?”少妇没有看一眼服务员,好像是信口说话。

“已经上去了,您这边请。”服务员赶忙上前引路。“请问还有其他客人吗?需不需要……”

“就我们三人,可以上菜了。”少妇冷冰冰地打断服务员的话。

服务员感到有些尴尬,“那您这边请。不打扰您了。”说完望着少妇的背影撇了撇嘴。

三个女人,一桌子菜,两件啤酒。

“月儿,能不能饶了我啊?”玲子脸已经通红,浑身发热了。“我可不能再喝了。”

月儿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漂亮的脸庞,红得可爱,越显出一种成熟少妇的韵味。

“春,玲子,不要认为我是疯子,好吗?”

月儿说着,掏出了烟,很时尚的火机,潇洒地打燃,点烟,一气呵成。

看着月儿潇洒地吐着烟圈,春开始觉得月儿慢慢陌生,这还是以前那个清纯的月儿吗?

“月儿,没人觉得你是疯子!你今天是怎么啦?”

春感到了疑惑,从前的月儿到哪里去了?看着她娴熟的抽烟姿势,春开始心疼了。

上个月看到月儿抽烟了,知道她心里苦闷,没觉得什么,喝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今天……

玲子看来实在是多了,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春,你知道,你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吗?”月儿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然后用力地将烟头摔到地上。

春当然知道,老公是有钱,会赚钱,可是又把她当什么了呢?原来还可以说说泄欲工具,而现在,简直连花瓶都不如。

但她不能这样说话,是不是每个人在劝别人的时候,都会从好的方面去说呢?春不知道,但自己的确是这么做的。

“月儿,你现在的生活难道还不好吗?要车有车,要房有房,孩子也大了,需要你操心什么呢?”

“春,我们都是女人,难道你不知道女人需要什么吗?”

月儿似乎又恢复了平静,要是以往,可能已经早就哭成了泪人儿。

她又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重重地吐了出来。

“月儿,你变了。”春喝了一口酒,话音有些冰冷。

“变了?哈哈,我变了?”月儿修长的指头将还有半截的烟弹在地上,“没有爱的婚姻,我能不变吗?”

“当初不是你觉得他还不错吗?还发誓非他不嫁。”

“我是瞎了眼,真的,当初我是真的瞎了眼。”月儿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她又斟了一杯,一口干了。

“春,你知道吗,现在我是和一个木头过着日子。每天晚上,除了醉酒之外,不会在我身边,你知道吗?”

“我也是女人,我当然懂了。”春端起酒杯,一口而尽。

她也想起了自己的丈夫,想起了这些年的每个日夜。

那么多的好男人,为什么自己偏偏摊上的就是这样的呢?

一辈子就没有一点男人味,对自己总是唯唯诺诺的。有时候发脾气,就是因为丈夫的软弱。

其实,如果他发一通火,哪怕是打自己一下都可以接受。可是,他永远做不到。

就算是睡觉,没有自己的批准,也不敢越雷池半步,真的叫禽兽不如?……

“春,春,你怎么啦?没听我说话吗?”月儿看着自斟自饮的春,似乎有些吃惊。

春也好像被月儿叫回了魂似的,刚才的恍惚,一下惊醒过来。

“听着呢,月儿,还是把心放宽点吧。女人,真的不容易。”

春举起杯子,“来,我们为可怜的女人干杯!”

“春,我明天准备回家一趟了,可能时间比较长,今天其实来向你们告别的。”

月儿这个时候眼泪开始流下,声音也哽咽了。

两个人接着喝,酒,又是一件。

终于,三个疯子一样的女人,趴在了桌子上。

火锅里的下菜,正翻滚着,热气腾腾。

(二)迷失的女人

老实的老张在家里等到晚上十点了,还不见春回来,心里着急,开始一直压抑着,最后终于忍不住了。

他拨通了春的手机,只听到铃声响起,结束,又拨,还是铃声依旧,不见人接。

老张开始担心起来,交代儿子睡觉,自己打车去了一角酒楼。

一角酒楼开始打烊了,几个服务员正在议论着。

老张一打听,知道西陵阁的客人就是春她们了,急忙上去。

春已经醒了,正从洗手间出来。

“你怎么来了?”看到老张,春有些惊讶,可心里一股暖流涌了上来。

”你没事吧?现在都十点多了不知道啊?“老张实在是有点生气,听到春如此问话,怂人也发火了。

春一愣,这傻男人居然会发火?平时那么厉害的嘴,竟然没有话说了,瞪大了眼睛望着老张。

”愣在那里干什么?还舍不得回去?“老张看着发愣的春,居然来劲了。

春自己心里知道,也没有平时的火气了,这个男人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可爱的,自己心里暗笑了起来。

她拉上老张的手,走进包厢。叫醒了还在睡着的月儿和玲子。

玲子和月儿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头有点疼,拍了拍太阳穴,伸了个懒腰。

“张大哥,你怎么来了?几点了?”玲子看到老张站在春的身旁,似乎回过神来,急忙翻手机看时间。

“都十点多了,大小姐。”老张有些不高兴。

“啊,这么晚了啊?我的回去了。我家那死鬼说不定又要骂死我了。”说着站起来准备走。

月儿一把拉住她,“急什么啊?看把你吓得,有那么严重吗?”

“你也替别人想一想啊,本来玲子的婆媳关系不好,早点回去吧。”春扯下月儿的手,对两个人说。

“月儿,你喝酒了,也不能开车,老张,麻烦你把她两个人送回家吧。”

老张是汽车兵退伍,当然在行,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春说话了,还有什么话说呢?

月儿掏出车钥匙,“老张,就让你当回护花使者咯。呵呵。借了你老婆,这算回报吧。”

老张讪笑一下,接着钥匙,下楼去了。“两位美女快点啊,我在车上等你们。”

春和老张一起下楼,月儿和玲子则去了洗手间。

在一角酒楼沉醉了一回的月儿,真的走了。

她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

这是一个不是很繁华的小镇,但是随着城镇建设的速度逐步加快的步伐。

小镇的模样已经今非昔比了,酒楼也不是很差,往日的脏乱样子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

强子就在这个小镇上班,月儿临来的时候和强子联系了,晚上两个人聚一下。

月儿一路开车,边瞟一瞟窗外的景色。

正是七月的天气,一路稻田上青翠的秧苗随风而舞,那里曾经有过自己的汗水。

那片荷塘,荷叶依旧茂盛,随风摇摆,跳着霓裳羽衣。荷花朵朵,洁白无瑕。

她想起了从前的日子,想起了和强子一起游戏的期间的畅快,想起了那段难忘的时光。

想到强子,她不由得一颤,车差点晃出了硬路肩。

她赶紧专注起来,一紧张,脸也红了,额头渗出了汗珠。

快到路口了,这里有一颗大樟树,是强子一直等自己的地方。

大樟树依旧枝叶茂盛,只是人在不在呢?

月儿不自觉地张望着。突然,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到了大樟树下,一个急刹车。

看到从摩托车下来的人,不正是强子吗?

月儿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和强子约着吃饭的,本来只是说说,自己还真的没有什么心理准备。

强子突然的出现,让月儿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了。

她把车缓缓开到强子的身边,按下了车窗。

强子认出了月儿的车,来到车窗前,看着依旧美丽,不,是更加美丽并透着成熟韵味的月儿,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傻了啊,认不出来了吗?”月儿被看得不好意思了。

“不是,是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强子憨憨地一笑。“走吧,吃饭去。你就跟着我后面。”

说着,强子飞快地骑上摩托车,回头向月儿做了一个“走”的手势,带头走了。

月儿启动了车子,紧跟在强子的后面。看着强子的背影,不禁莞尔。

他们在一个规模还可以的酒店门口停下了。

强子下来,锁好车子,然后走进酒店。

“老板,要一个小包间,把空调快点打开。”强子说完,转身出来,月儿也把车停好了。

两个人一起走进酒店的包间。

“热不热?”强子问着月儿,没等月儿回话,转身就向外面喊着,“老板,来两瓶冰饮料。”

月儿坐在椅子上,看着强子着急的样子只想笑。

“怎么啦?哪里不对劲吗?”强子有点摸不着头脑,憨憨地,用手挠挠头。

月儿实在忍不住了,掩嘴而笑,“没有,看你,还是从前那样,就是想笑了。”

强子自己也嘿嘿地笑了起来。

老板娘是一位四十多的女人,打扮有点妖娆。

她送来了两瓶冰的果汁,顺便问着,“两位现在点菜吗?”

强子拧开一瓶饮料,递给月儿,“有什么好菜?”又问月儿,“你看吃点什么?”

老板娘正要说什么,月儿说,“有藕带没有,老板娘?”

“有,很新鲜的。还要点什么?”老板娘连忙说。

“再来个干锅莴苣,一个回锅牛肉。”月儿很干脆地回答。

"喝不喝点酒?"老板娘问。

“来一件冰啤酒吧。”月儿看了看强子,见他没什么反应,便说,“就这样了。”

强子喝着饮料的,停了下来,“老板娘,快点啊。”

强子和月儿两个人开始还是有一点拘谨,喝了几杯就后,才开始打开话匣子。

“强子,听说你还没结婚?”

“嗯。”强子底下了头。

“你傻啊,为什么还不结婚呢,都多大了?”月儿有些心疼。

强子抬起了头,望着月儿,“我不想结婚,知道吗?”

月儿望着强子,还是那么清秀,只是多了一份成熟,一点沧桑。

癫痫怎么治疗比较好
儿童癫痫的护理方法是什么
癫痫患者的饮食调理

友情链接:

黍秀宫庭网 | 凤阳到南京的汽车 | 影楼内训 | 带漏电保护的插头 | 四级医疗事故 | 应收账款核算内容 | 显卡怎么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