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欧洲女性生殖器图 >> 正文

【荷塘】饭局(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外面的凉风一吹,佳音打了个冷战,她转身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酒店,里面流光溢彩、喜庆喧闹,嘈杂热烈的气浪冲到了门外,扑到了大街上。刚才酒桌上生硬尴尬的气氛堵得心口难受,凉风吸进去舒服多了。她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从裤兜里掏出自行车钥匙,打开停在酒店门口的自行车,慢慢骑到了马路上。

马路上灯火通明,道路两边各色的火锅城、烧烤店正是一天里最热闹的时候,可是佳音不能在酒桌上肆意畅饮了,因为她还要接孩子回家,回她们娘俩的家。酒过三巡,当她第一个告辞要中途退席时,一桌子的同事和领导都沉默不语,她拿着羽绒服快走到门口时,耳边清晰地传来一个女人的不满声:“人都走了,还吃个啥劲儿啊!”佳音听出来了那是马烈的声音。佳音心里很憋屈,饭桌上自始至终没有人搭理她,没有欢迎她这个新同事的祝辞,她事先准备好的笑容也憋在了肚子里。中途她就回想着,是不是该主动向同事敬酒?可是这个顺序不对啊,再说同事里有许多比她年轻的同事,这个酒怎么喝?她把这个念头也就压下了,而且她还发现一件怪事:这些新同事并不把领导放在眼里,没有人主动向领导敬酒,反倒向正好过生日的资深大姐梅姐频频举杯,这个年底会餐已变成了梅姐的生日宴会。大家都笑着,佳音也跟着笑着。同时佳音也很是困惑,这和她从前单位里的酒桌文化完全不同,这让佳音懵了。但有个事实佳音也品出来了,要想快速地融入这个新环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佳音从所在主任的岗位上落聘后,并没有像别人那样在领导那儿奔走送礼,找个轻松自在的二线科室混日子。并非她没有背景靠山,她前夫的姐姐在省行身居要职,即使两人离了婚,看在孩子的面上,佳音有事情找前夫帮忙,前夫也不会袖手旁观的。这点把握她还是有的。佳音当所主任时尽职尽责,没完没了的各种上级检查,各种拉存款的指标,常常让她精疲力竭、心力焦悴。佳音当时没靠任何人的关系,阴差阳错地经过正常的考试程序顺利过关竞聘成功,当她知道自己落聘了时,也并没有多少失落感,反而觉得是一种解脱,她觉得在哪儿干都一样,做个普通的一线员工也没啥不好,最起码省心,不用半夜醒来还想着拉存款,还想着月底还有多少任务指标。佳音真是这么想的,即使在外人看来这种想法幼稚可笑甚至难以理解。可她低估了人们与生俱来的趋利避害的生存法则,也高估了自己对这种人走茶凉后情薄如纸的承受能力,真应了那句话: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即便如此,佳音也不会为了要处理好同事关系而不管自己的女儿小婵。女儿小婵就是她的全部,也是她的唯一,每天小婵放学后就在姥姥家等着她去接,每天如此,雷打不动。其实,佳音晚回去一会儿,小婵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但是她执拗地甚至有些神经质地严格恪守着时间,倒更像是遵守着内心的某种准则,执行着一种仪式。甚至连她妈也把这个时间的弦儿给佳音上得紧紧的,一听佳音出去有饭局,就催促她要早回来,好像出去吃一顿饭晚回来一会儿,佳音就忘了一个母亲的职责,就抛弃了可怜巴巴的孩子自己风流快活去了。

到了她妈家里,见到了小婵,佳音才松了口气,胸中的不快散去了不少。小婵正在姥家那家旧餐桌上写着作业,深紫色喇叭花塑料桌布四个角已经翘起了四个透明的薄皮儿,桌子底下的铁支架少了个镙丝,桌子不稳当,明显得一边高一边低。佳音和她妈说了好几次让她再买个新桌子,她妈总是说凑合着使吧。佳音知道,除非她操持着买新桌子,否则她妈永远都会凑合。因为她妈家每次以旧换新都是佳音张罗着跑前跑后出钱出力的,反正她妈看啥都能凑合着用。小婵赶忙收拾书包,一分钟也不愿意耽搁,佳音妈提高了嗓门对佳音说:“我正和小婵说你呢,你再不回来就给你打电话了!”小婵也调皮地接过话茬:“恩的,吃啥吃啊!”佳音一听这话就有些心烦了,于是就对小婵说:“快点啊,我在外面等你啊!”佳音在外面手扶着车把,脑子里又浮出饭桌上的情景。小婵一手扶着自行车车把,另一手握住车的斜梁,回身向姥姥招招手,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地骑上车子,驶上宽阔的大马路。佳音问女儿:“宝贝今天过得怎样?”每天她都这样问。小婵快活地说:“妈,我挺好的,今天我们老师说了,马上要中考体能测试了,明天要6点半到校,练习800米,不让吃早饭。”佳音说:“行,等你跑完了,妈给你送点饭去。”

两人把车子一前一后地推进佳音家所在的小区里,这时存车棚的两扇白铁皮门紧闭着,佳音使劲拍了拍车门,把脸贴在门缝上向里面张望,看车棚的男人披着一件旧军大衣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从里面屋子出来,把大门向两边拉开,一看是她们娘俩就很不高兴,用手敲着铁皮门,“明儿早点啊!看看看,门上写着呢!”佳音提高了嗓门:“你门上写着10点半,这才刚10点20啊!”小婵扯了一下佳音的衣角,那男子拉着脸,佳音不再说话了,两人把车子放好,佳音牵着小婵的手向家里走去,小婵低声说:“妈,你别理他!”佳音表情平静地安慰她:“妈没生气。”其实,心里早已经升起了一团火,不由得暗自想着,要是能有辆私家车就好了,再也不用受这个窝囊气了,甚至一瞬间佳音已在脑海中勾勒出了自己开着车,看车棚男人目瞪口呆的样子。盘算着的同时,心里也是一片迷茫,自己手里这些积蓄能买辆什么样的车呢?太低档的不好,只怕在新单位里丢面子跌份儿,她初来乍到的,这方面不能让人看低了。档次高一些的吧,又着实有些奢侈了。佳音一个人带着孩子,虽说自己有份稳定的工作,手里头有点积蓄,但从不敢随便乱花钱,总是要算计来算计去的。天有不测风云,不知会发生什么事,佳音也没有可以倚靠的人,老妈那点可怜的退休金能养活她自己就已经很不错了。即使生活风平浪静的,可以预见的将来花钱的事还很多,小婵还要上大学,将来还得找工作成家,手里没点积蓄,只怕会对不住孩子。已经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了,在钱上就更不能亏着孩子。想着买车就想到了自己7、8年前拿的驾照,这么多年了根本没摸过车,想着开车心里就发怵。佳音心里一下子就沉重了,两人一起上了楼,进到屋里,小婵高兴地说:“还是回家好。”这房子是佳音离婚时法院判给她的,幸亏有了这个房子,娘俩才有个落脚的地方。

小婵和往常一样拿出课本还要再学习一会儿,女儿学习一直很优秀,这让佳音很欣慰,她轻手轻脚地关上小婵的房门,这时手机响了,佳音掏出一看,一个陌生的电话。佳音犹豫了一下,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拿起电话,“喂,你是哪位?”电话里面没人说话,像外面的黑夜一样让人心里发慌。佳音刚要挂断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男人平缓温和的声音:“请问你是罗佳音吗?”“对,是我,你是哪位?”佳音心里忽然紧张了一下,一边回答,一边在记忆里搜索着这个声音。“罗主任你好,我是东方皓睿,为了表达我们一家对你的谢意,明晚6点南阳大酒店,请您一定准时来啊!”佳音愣住了,旋即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瘦高的面目有些模糊的男子形象,她苦笑了一下。

一个星期前,一个复姓东方的储户突发脑血栓在医院抢救,他的家属到佳音所在的储蓄所支取老人名下的存款,可密码却怎么也输不对。前台柜员告诉家属:“按照规定密码挂失必须本人亲自来网点办理,任何人不得代办。”家属说:“本人正在医院ICU抢救呢,现在急等着钱做手术,希望能通融一下!”前台柜员说:“那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规定。”家属说:“要是本人没了怎么办?”前台柜员不紧不慢地说:“人要是没了,要拿公证处的证明,证明你有处分这笔财产的权力。”家属说:“你们这是哪儿的规定啊,我要看你们的文件!”前台柜员说:“我们银行内部文件不能随便给你们看!”家属当时就急了说:“这不是故意刁难人吗?把你们领导叫来!”前台柜员说:“我们领导没在家,开会去了。”家属一下就火了,“我要打电话投诉你们!”柜员没办法给佳音打电话,佳音接到柜员电话后,一边往储蓄所里赶,一边赶紧请示支行领导,在得到领导同意后带着两个柜员亲自跑到医院当面核实,确认无误后让家属代办了密码挂失手续,佳音清楚得记得那个签名:东方皓睿。

佳音回过神来,连忙对电话里的男人婉言谢绝。放下电话,佳音用微波炉热了一杯牛奶轻手轻脚地放在小婵的写字台上,小婵抬起头,故意娇声娇气地说:“谢谢妈妈!”佳音摸摸她的头,随手带上她的房门,时间这时指向11:30,佳音真有些累了,她靠在床上,把枕头下藏着的那本《单亲家庭青春期孩子心理辅导》抽出来,因为这本书娘俩还闹了个小别扭。佳音一直担心这种单亲生活会对小婵心理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所以她特意买了好几本这方面的书,其中有一项就是测试孩子心理发育是否正常,一共50道题,佳音认认真真地在书上打勾打叉计算得分,最后汇总出总分一看,在正常值里,心里悬着的心才放下来。有一天小婵无意中看见这本书,正好翻到给她做测试的这页,当时就哭了。佳音也慌了,不明所以。小婵一边抹眼泪,一边说:“你自己看看这本书也就行了,还背着我给我打分!”佳音心里想着:我给你打分怎么了?嘴上连忙解释说:“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测着玩儿的。”小婵说:“”要是我也买本书,背着你给你打分看你正常不正常,你心里高兴吗?”佳音心里想了一下,是不太让人舒服,于是赶紧答应小婵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佳音以后再看书就偷偷地看,不让小婵知道,有测试的题还是忍不住要测测。

第二天一上班,佳音刚走到营业室门口,听到里面几个人在说昨晚聚餐的事,里面还有自己的名字。等佳音推门进去,大家立刻安静了,佳音知道他们正在议论她,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心里苦笑了一下。这个新单位最让佳音受不了的地方,就是大家凑在一起谈论是非。不是小范围的几个人窃窃私语,而是所有人公开对某个人品头论足,每个人都会被波及,这都演变成了一种习惯了。

梅姐打破瞬间的沉寂,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块点心笑意盈盈地递给佳音,扬起的眼角眉梢上已经挂上了一份天生的妩媚韵味。“尝尝,这是潘行长从新加坡带回来的额。”梅姐的声音很轻很飘,但每个字都能准确无误地送入人的耳朵里,让人的心也像云一样飘起来。佳音赶紧接过来,放进嘴里,连声说:“好吃。”佳音刚来几天就已经从别人嘴里听说了梅姐和潘行长的非同一般的关系,有一次她亲眼看见潘行长开车把梅姐送到单位门口。潘行长素有潘安之风,其风流倜傥佳音早有耳闻,但两人都是有家室的人,而且是同一单位的上下级关系,这种行事风格让佳音瞠目结舌。她曾经私下里问另一个同事马烈:“这种事不都是偷偷摸摸的吗?”马烈不屑地说:“这种好事谁还掖着?”佳音一下子懵了,有点糊涂,又有点明白,后来再仔细想想,还是不明白。看大家平日里都捧着梅姐说话,连一向泼辣刁蛮的马烈都敬她三分,俨然一个无冕之王的样子,佳音也不得不学聪明了,表面上对梅姐也客客气气的,内心里却颇不以为然。

因为佳音所在的柜组不是封闭式柜台,而且还没到营业时间,大家依然围在一起聊天,不过话题已经转移到了支行最近刚刚启用的人脸识别签到系统,俗称“打脸儿机”,马烈“噗”地一声把嘴里的瓜子皮吐到垃圾桶里,一边警觉地用眼睛瞄着行长办公室的门口,一边小声地说:“今天我来得特别早,可‘打脸儿机’不认识我了,因为今天我把刘海梳上去了。”虽然她故意把声音压低,但是由于兴奋还是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嗓门。大家都含笑不语,只有佳音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那会不会算你迟到啊?”马烈把脖子一扬,“谁敢算我迟到?我七点半就来了,有监控录像可以证明。机器不行也不能赖我,我还不能换发型了?一会儿我就上办公室找领导说理去。”旁边有人也附和着:“就是就是”,我那天没戴眼镜也不行,这个‘打脸儿机’一点也不好用。”马上有聪明人说:“那我迟到了也没事,就说‘打脸儿机’没打上呗。弄个这破机器干啥,该晚来的照样晚来,白花钱净整没用的,不定哪天就让人给砸了!”顿时周围传来一片哄笑声。只见梅姐斜靠在椅子上,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很是慵懒淡定。

佳音心里莫名地有些失落,她明白支行启用“打脸儿机”本意是加强内部管理、严肃考勤纪律的,因为有些人迟到早退成了习惯,领导也很是头疼。梅姐就是其中之一,想必领导也碍于潘行长的情面不好直言,必竟潘行长是市行领导,比支行领导高一级呢,看来“打脸儿机”已经形同虚设了。

佳音为这件事很是纠结,当大家都把迟到视为一种灵活随和时,佳音知道她再坚持规规矩矩地上班就显得太死板和假正经,甚至是格格不入了。可是,每当到了快上班的时间,佳音还磨磨蹭蹭时,面对小婵质疑的眼睛,佳音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嘴告诉小婵实情,她不想让小婵学会懒散应付,她觉得在一个孩子身上有些东西必须要扎上根,比如制度纪律啥的。佳音就时刻提醒着自己:言传身教,所以佳音还是按部就班地老老实实上班。

癫痫病不吃药会不会好呢
癫痫病患者怎么治疗
阜阳癫痫病治疗中心

友情链接:

黍秀宫庭网 | 凤阳到南京的汽车 | 影楼内训 | 带漏电保护的插头 | 四级医疗事故 | 应收账款核算内容 | 显卡怎么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