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手工制作发夹视频 >> 正文

【八一】谁的谁(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外面的阳光亮亮的,碧绿碧绿的梧桐叶在明亮的阳光下更明艳可爱。与外面璀璨阳光下的梧桐叶相比,文明路街道办事处政务办公室的江美丽更美更靓。

四五十平方的办公室里,十几张办公桌挨挨挤挤,有事没事的职员们都安安稳稳地坐在办公桌前,拿出一本正经的姿态办公。江美丽在办公室里也有一张办公桌,可是她几乎没有空闲安安稳稳地坐过。这不但是因为会计室里还有另一张办公桌等着她,还由于她本人好像就没有可以坐下来的衣服。要知道,此刻的江美丽身着碎花短款旗袍,正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袅袅婷婷地立在办公室的正中央。相形之下,那些办公桌前的老老少少乌眉灶眼的职员们,简直连土坷垃都称不上。江美丽的衣品是有目共睹的,每天一套,绝不重复。俗话说好花还要绿叶配,江美丽这朵艳丽无比的鲜花,衣品好更要人靓丽。

江美丽一米六零的身高,一百零六斤的体重。她往高个那儿数不着矮,站矮子那儿亭亭玉立,胖人身边不显瘦,瘦人身边还有肉,关键是她这人的肉会长,要胸有胸,要臀有臀,丰乳肥臀,细腿长脖;皮肤白嫩的程度更毋庸置疑,剥个鸡蛋拿来,放在脸蛋上,谁滑谁嫩也很难说得分明。当然,这些话绝对用不着任何溜须拍马的精英来说的,就江美丽的那口红唇就能撂倒一圈。“敢不敢和别人比,那还很难说,就敢和我们家上六年级满十二岁的小妮子比,她老师见到我,从来都说我们是姐妹俩。”江美丽说着,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如同一只刚下过蛋的老母鸡,声音格外地响亮。

“没办法,人长得漂亮就能年轻几十岁。”办公室的小魏瞅了一眼江美丽,便无奈地低下摇着的头,继续办公。

其余人等,皆笑而不答。

“你以为我这几十岁是那么容易倒回去的吗,魏姐?”虽然办公室里有点冷场,江美丽对小魏的话还是相当受用的。她继续甩着侧分齐耳短发,仰着圆溜溜的粉脸,对着镜子里白嫩的自己说,“为了这张老脸,老妹我可是费了老鼻子的劲儿了。山东阿胶梨蜜汤我就没断过,每天一大杯;泰国燕窝也是隔三差五补一碗;自然堂的眼霜每天早晚搓搓揉揉,才胆敢和那些小年轻PK。以我这大三奔四的年龄,不这么折腾,早成老太婆了。”

“如果是老太婆,那也得是个齐整得老太婆。”既然这话都说的这个份儿上,小魏还是愿意再往锦上添一束花儿。

“是吗?”江美丽对于老太婆这个说辞虽然心里有点小不悦,高跟鞋还是忍不住一扭一扭地靠近镜子,就差与镜中人来个贴面舞了,方才停下脚步,上看下看左顾右看,再一次查看那张细嫩的粉脸。

“你还别说,那个阿胶你们女人是真应该用一用。去年,那个谁用来着?”江美丽办公桌对面的张进礼张主任翘着二郎腿,品了一口江美丽江大会计茶杯里新砌的蜂蜜柚子茶,幽幽地接茬儿说,但好像一时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就环顾了一下办公室,“哦,对了,艳丽那年就用了三个月,那白里透红的皮肤,真是什么化妆品也滋养不出的。”

吴艳丽抬起头来,望着张主任羞涩地笑着答道:“效果是真的好,价钱也是真的好,一千多块啊!”

“话不能这么说,一千多块,看着有点小贵,如果你们仔细算算,三个月一千多块,一天合算下来也就十多块钱。这不比我们男人吸烟好!现在谁还吸那种五块钱的烟。一盒烟少说也得十几块。我们吸烟是害自己的,你们吃阿胶是养身体的,是好事。你说是也不是?”有江美丽在,张主任的话里话外也格外波光荡漾俏皮灵动。

“那是那是。”

“仔细想想得是这个理儿。”张主任使劲儿揉了一下他通红的鼻子,吭吭哧哧地加重语气强调了一下,估计是鼻炎病又发作了。

“就是一次性支出有点舍不得放血。”

大家伙听到一室之主任一再强调补品,忍不住东一句西一句,叽叽喳喳议论开来。

“反正阿胶我是没让断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一杯。没听网上怎么教化我们嘛:‘身为女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江美丽在办公室说话从来都是掷地有声,响当当地,这些话当然也不例外。说着她得意地笑了,和这些土八路相比,她很有优越感。她脚步轻盈地在办公室扭了一圈,高跟鞋敲出得得得地响声,感觉自己像一只斑斓的蝴蝶,在肥瘦不齐的花丛中翩翩起舞。

“谁敢和你比呀。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胖胖的小莲不好意思地瞄了江美丽两眼,就低下那张肥嘟嘟的胖脸。

“不敢不敢。”也不知是谁接了一句。

江美丽闻听此言,更加喜笑颜开,她落落大方地说对着小莲低下的黑油油的头说:“要说这身材,那天晚上我量了量腿长和身高的比例,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零点六一八,黄金比例,你说神乎不神乎?”说着她环顾四周,希望有人接着奉承她这个天造地设的大美人。

办公室里的十多个人,没人接话茬。大家都明白江美丽江大会计和张主任的关系亲密无间,断然不敢胡诌八扯。要说江美丽有点小姿色也没什么大错,十分美丽还真不敢恭维。都是正规院校科班出身,这黄金分割号称神圣分割,用到她这儿的确有些太过牵强。这样就形成了夸奖也不是,打压也不敢,没人接这烫手的山芋,还是沉默寡言低眉敛目更为妥当。

没人接话就没人接吧,反正江美丽也不觉得窘,得得得地走到办公桌前,顺手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瓶装新疆黑加仑葡萄干,倒进玻璃杯里,用开水轻轻冲了一下,拿小匙子一颗一颗送进嘴里。

大家都习惯了,江美丽来到办公室里不是夸夸其谈地说,就是嘎巴嘎巴地吃,这种做派你知我知心知肚明。

第二天,江美丽一来到办公室,就从提包里拿出一盒燕窝,她就是要让大家长长见识,认识认识她江某人高端的生活品质。其实大家不知道,她的这些东西,是张主任送她的私密礼物。既然有人送,她理所当然有责任有义务要让大家耳目一新过目不忘。“今天我给大家带来个稀罕物,要不要来瞧一瞧看一看。”江美丽说着,一边放下皮包,拉开拉链,拿出她私密的燕窝,一边拿眼斜睨了一下办公室里这些土八路的动静。如果此刻江美丽再拿出一面铜锣,咚咚锵咚咚锵敲上一阵子,估计更有看头儿。

大家伙刚来到办公室,正忙乱地整理各自的办公桌。听江美丽这么一说,大都抬了抬头,看见她手里托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也不想劳神伤脑瞎猜想,笑一笑权当一天好心情的开始。也有两三个顺道揩手洗抹布的晃晃悠悠走过来,既然江大会计关子卖得这么起劲,看一眼也少不了身上四两肉,就走了过来。“啥好东西?反正你筐里没烂杏,都是有钱人的Logo。”小陈嘻嘻笑着说。

这时候江美丽已经打开盒子,用镊子捏出一盏燕窝,“看看!”她满脸泛着红色的光晕说,那脸色正好像此时的太阳那么明亮,那么耀眼夺目,“正宗的马来西亚金丝燕窝。”

“哎哟,我的个娘,这就是传说中的燕窝!”小王叫了一声,“没见过。”

“你没见过吧。告诉你,我也没见过。”小陈拍了拍小王的肩膀,眨巴着小眼睛拿小王开涮。

“你们看!”江美丽并不想和她们说玩笑,就高高举起镊子夹着的燕窝,以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姿态,认真给她们普及高端营养品常识,“这种极品燕窝原产地是马来西亚,拿到阳光下看,呈半透明状。”说着故意在她们面前上下晃了晃。

几个人的眼就聚焦到那晃动着的镊子上,感觉这金贵的像荷花瓣一样的东西,也配进这个荡妇的嘴里。但工作场所,伪装还是要讲究的,所以还是继续把面具戴好了吧。

“这一盒总共就这几块?”老李往盒子里看了看问。

“我的老大姐,燕窝的量词是盏不是块。”江美丽笑着放回镊子里的那个,“你老这不是老糊涂了吧,单层,总共十六盏一百克。”

“我去年就老眼昏花了,真是老了。你就说说这多少钱一盒吧?”老李紧蹙着稀疏的眉毛问了一句。

“这是正宗的极品金丝燕窝,”江美丽收起笑容,再次加强语气,“借用昨天那个谁的话来讲,也是有点小贵,不过也能接受,三千不到。”

“估计是你能接受吧。我干工作三十几年了,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买两盒这个。”老李撇了撇嘴。

“看你说得跟真的似的。”江美丽一看老李直摇头,“这种东西我也不常吃,偶尔馋嘴了,吃上一两盒,过过嘴瘾罢了。不过李姐,燕窝也有便宜的,几百块的淘宝上也有。但是话说回来了,便宜没好货。像这种金丝燕窝,几百是绝对买不来的。”

“买不起哟!”小陈说着恨恨地走开,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奶奶的,下辈子非找个有钱人,天天的啃熊掌吃燕窝。”

一句话逗得办公室里的人嘻嘻哈哈全乐了。

又是崭新的一天,大家伙刚来到办公室里,忙忙乱乱的开始了工作准备。小王拿着水笔,抽出笔芯,满脸无奈地嘟囔:“也是奇了怪了,这笔芯还有大半截,就是写不出字来了,都是些啥东西。”

“啥东西,坏东西,这还不是明摆着的。”小李接了一句。

“见怪不怪,我都丢掉几个了。”老王也不咸不淡地接了一句,“嫌东西赖,光拣好的买,写不出字才怪哩。”

刚进门的江美丽一听这话,立即涨红了脸,这不是在打会计的脸吗?“好的好的,我难道不知道好东西好用!”见老王被怼的哑口无言,江美丽的怒气还没发泄出来,就话赶话继续发射,“好东西还要好价钱,这钱你出啊?”

“我……我……”老王根本没料到他这一句玩笑话,竟惹来江美丽这么抢白,“凭啥该我出钱?”

“你不出钱,你还啰嗦那么多干什么?谁让你那么多废话!胡话!没用的话!”

“我这是在跟小李说,谁跟你废话了?”老王也急了。

“你这是跟小李说,还是指桑骂槐给谁听?小李会去买笔芯吗?”江美丽早就受够这窝囊气了,今儿个非教训教训这帮有娘生没娘养的一顿,看他们以后还敢公开说这不好那不好!

“谁爱买谁买?”老王这笨嘴拙腮哪里是江美丽的对手,他急赤白咧地咕噜了一句,扭头出去了。

“没本事买就别多嘴多舌!说了值个屁事!放个屁还有臭气呢,这么个大男人,说声话就溜了,算个啥男人!”

一办公室的人全哑了。遇见这么一条伶牙俐齿的疯狗,谁还敢说半个不字。

张主任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看着江美丽由于激动微微涨红的脸,如同一枚染了秋霜的苹果,是那么红艳诱人,真想趴上去狠狠地亲一口。可惜现在身处办公室里,只好先委屈一下这蓬蓬勃勃的欲望吧。至于为老不尊的老王,被江美丽叭叭叭的小嘴儿这么一通狂轰乱炸,也该哪儿凉快哪儿歇着去了。

新年前夕,张主任就和江美丽去省城好好浪漫了几天。家里有老公,身边有情人,吃着公家的花着情人的,小日子过得要多美就有多美,五星级酒店里的江美丽,圆喔喔的小嘴里唱着小曲,圆嘟嘟的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

春节过后上班季,大家伙陆陆续续来到了办公室里,张主任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新面孔——王主任!

张主任哪儿去了?新来的王主任没说,也不好意思说。

散会后,新来的王主任去处里开会去了。政务办公室的员工们开始嘁嘁喳喳传播的小道消息——张主任的名字已经端端正正挂在纪检网上,正在立案调查!

手机,手机,大家伙迅速打开清风文明纪检网,小道消息确信为检验无误:张进礼张主任的名字赫赫然位列新年立案调查名单第一名!

小陈发挥了她超强的想象力优势,故作惆怅地对大家伙说:“你们大家也都说说,咱们张主任要是进了号房,具体职位是将来的号长,还是倒马桶的呢?愁人啊!”

“别愁了,没听人家说,‘愁啊愁,愁就白了头!’”老李推故作深情的小陈一把。

“有人比你更愁!”吴艳丽斩钉截铁地撂下一句狠话,把笔筒里不中用的替芯狠狠地摔进垃圾桶里。

“江大会计呢?”经吴艳丽这么一提醒,大家伙这时才想起,今天只顾着主任新旧交替问题,全然忘记了江美丽江大会计也销声匿迹了。

“这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一定是拔了萝卜连着泥,那个谁进去了,那个谁的谁还能跑得了?”

小陈一语落定,赢来大家伙一阵热烈而持久的掌声!

癫痫病是怎样确诊的
癫痫病发作的危害都有什么
儿童癫痫发作症状是怎样的

友情链接:

黍秀宫庭网 | 凤阳到南京的汽车 | 影楼内训 | 带漏电保护的插头 | 四级医疗事故 | 应收账款核算内容 | 显卡怎么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