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学园末世录 >> 正文

【笔尖拉练】雾(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她缓缓地走近我,睁大着眼睛。“哈哈,你!”她轻声细语地说。“你真可爱。”她边说边把脸凑近我,她的嘴唇碰到我的脸,无声,热的,湿的,一个吻。

“爸爸,不许跑哦,再见!”她说完这句话,一转身,像只花蝴蝶一样从门缝里飞了出去。

我睁开眯缝着的眼睛,一只手摸了摸我脸颊上大女儿的痕迹,一只手掀开床旁的窗帘一角,看窗外的大雾也用湿湿的嘴唇,在我的窗户前轻轻地吻着,这种生活的感觉让我很是舒适。

过了一会儿,门被推开了,我的小女儿抱着毛绒玩具赤脚来到我的房间。我看见她,急忙翻身下床,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爸爸,妈妈做饭饭去了,我想和你一起睡!”她说话还不太流利,结结巴巴地说,接着往枕头上一倒,把玩具放一边。

“那么好吧!”我说道,紧挨着她躺下,用我的胳膊搂着她。当我的胳膊有点酸的时候,我想抽出来,她拽着我的胳膊把它扯了回去。我看着她洋娃娃般的脸,忍不住笑了,不久她大概睡得真的很沉了,粉粉的翘翘的小鼻子发出均匀的呼吸,嘴角还带着笑容,我自己却不想把胳膊收回来了。

和我的胳膊一样收不回来的还有我曾经的心。

当时我在我的办公室内和一个人争得面红耳赤。这个人态度强硬,对我说:“李总,你要这么干我们就都没法干了!你再想想你父亲以前是怎么做的,好吧?”

我真想快速走上前去,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他一通,但争论很久后,我却是缓缓走上前去,走到这个其貌不扬五短身材的人面前,在他的注视下,握着他的手说:“其实我也是为公司好,既然张叔不同意,那我就改改这纸合约!”

他的表情渐趋和缓,随后,很满意地看了看我,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头,说:“年轻人啊,你不懂做生意,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创业容易守业难啊,你改了合约我们会有麻烦,你不改只怕公司就不保啊!”

他走了以后,我颓然地陷入大班椅里,我是有权利签订这个合约的。但如果我不对他妥协,他的背后有一大帮人在支持他,那么他们那一帮人就会进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在我面前和我叫板,他们甚至会对我说:“我们吃的盐比你的米都多!”

他们的发难,我算是领教够了。我看着桌子上我父亲的相片,我多么想我父亲活过来,就算我不能逃之夭夭,至少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任人摆布。而我的父亲不久前突发脑溢血已经逝世了,从那天起我由公司中层上升到了首席执行官,然而我的父亲并没有给我多大的发展空间。虽然我特别想用积极行动,来证明了我是怎样的一个人。

相片上的父亲对我微微地笑着,而我却笑不起来。我来到了窗户前,望着远方的浓雾,眉头紧锁,我知道这重重的迷雾背后随时隐藏着我从商之路的重重打击。我特想获得一种轻松感,让我能有片刻的休息,跟他们的谈话从来都令我思想上和精神上异常紧张。

我穿过公司的办公区,我隐隐觉得每一个人都在嘲笑我,嘲笑我的改约,嘲笑我的无能。我开车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瞎逛,我想到了回家,但我又不想把实情告诉我的妻子,除了虚伪和谎言之外,显然不会有别的说辞,而这却有悖于我的天性。

车子路过一家歌厅,由于是上午,歌厅的霓虹灯静悄悄的。我停好车走了进去,我以前常陪客人来这个地方,但仅仅限于唱唱歌跳跳舞。

“嗨,李公子,今天怎么上午来了?”说这话的人眼睛周围的肌肉有些松弛的迹象,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给人的感觉这个人一定是靠得住的,她是这个歌厅的领班。她袅袅婷婷地迎上来,认出了我,又热情地在我耳边轻轻说:“你有什么需要,就给我直接说啊!”

我说:“找一个房间,有酒喝就行了,其他的你都别说了!”

她果然在二楼走廊的尽头,为我找了一个极为优雅又极为安静的房间。然后,她又拿来一瓶红酒,几盘小吃,外加一些水果。忙完这一切,她打开音响,于是极为柔和的轻音乐缓缓在屋里倾泻出来。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让我陪你坐一会儿吧!”我没有做声,她自顾自坐了下来,“反正上午又没有什么客人,我很乐意倾听你的心事,你有什么问题都不妨告诉我!”

几杯酒下肚,我开始释放我的不良情绪,她始终温和地笑着,时而附和,时而劝我喝酒。

一瓶酒没有了,她又拿来一瓶,我大口大口地喝酒,大口大口地吸烟,大口大口地对她说。

获悉我全部的事情后,她似乎沉痛地说:“你父亲的心血不会白费的,他们的做法是不得人心的!”忽地一转又说:“我倒有一个极好的办法,可以让你忘记所有的烦恼。”

“什么?”

“你等等我!”

她出去了,一会儿又来了,样子神神秘秘。手里拿着一小包东西,当她打开后,我虽然有些醉了,但我还是认得那东西,脑子一下子清醒了一点。

“不,不,不!”我已经口齿不清,还是摇摇头,摆摆手,“你这是干什么?”

“我可以给你便宜点,试试吧,很舒服的!”她连连说道。

“我不是和你讨价还价,我是真的不需要这些东西!”我很坚决地说道。

“做生意的人吸这东西的多得去了,大家的压力都很大,你这才刚刚开始,你要想掌握主动权,你就得熬过这个阶段。没有这,你怎么熬!”她一边说,一边替我做好各种准备。

“好了!”她点燃了锡纸,“闻闻,腾云驾雾一般,很舒服的!”

我看见她陶醉的样子,听人劝吃饱饭,试试就试试!我闭上了眼睛,真的好舒服,迷迷糊糊,混混沌沌,浑浑噩噩间,我产生了幻觉,诗意一样的幻觉,我想起了我的老家,中国最东北的荒野,夏天暴雨后,幼小的我去坡上玩,总能听见苕树梅绽放的声音,四下里噼啪响……

我再也品尝不到艰难和喧闹,我渐渐地喜欢燃烧这东西,它点亮我的生活。我越发地去歌厅频了,领班安排一些新来的女孩子坐台陪着我,我慢慢地喜欢上了其中的一个。她很聪明,也很漂亮,还很有才情,云雨之欢更是妙不可言。我一面与公司的元老们继续抗衡,一面沉醉于声色犬马中。而家,我曾经很想回的地方,则逐渐被我抛之脑后。

有时候我也很想结束这样的日子,但如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在扑扑而来的种种麻烦中,我确确实实需要这样一个出口。

“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明天是小女儿的生日,希望你能回家一趟!”有一天,我的妻子在电话里对我说。

“好,好的,我记住了!”我说,我想自己真恶劣,竟会把这事儿给忘了。

家里第一个出来迎接我的是我的大女儿,她不理睬我妻子的呼喊,从楼梯上向我一下子跳过来,她欢喜得不知怎么才好,大叫着:“爸爸,爸爸!”一奔到我面前,便双手吊在我的脖子上。

“我告诉你一定是爸爸回来了呀!”她向她妈妈叫喊着:“我知道的!”

女儿,也和妻子一样,在我心中引起类似幻灭的感觉。我把我想象得比实际上好得多,我必须让自己降回到现实之中,才能欣赏实际上的她。

“爸爸,你去哪儿啦?”我的小女儿,嘟着嘴巴,问我,我的妻子则抱着她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宝贝,你这句话说的倒是很流利的啊!”我放下大女儿,一边去给她拿礼物,一边笑着对她说。

“今天是你两周岁的生日,爸爸精心为你挑选的礼物,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她奶声奶气地说。

“爸爸,我的呢?”大女儿仰着头,问我。

“都有!”我又拿了一份给她。

“爸爸要挣钱啊,爸爸要应酬啊!我要走了,今天下午还有一份合同要签!”我看了看我的妻子,我看她好几次要开口,又停下来……我索性说道。她叹息一声,垂下头。

随后,我分别拥抱和亲吻了我的两个女儿,然后把她们轻轻地放下,站起来向门边走去,我的妻子抱着小女儿也站起来,她默默地往后退了一下,让我先走。

“爸爸,再见!”女儿们异口同声地对我说。“再见!”

我在别墅的大门口回头,对她们挥挥手。而我的妻子像一个木头桩子一样站在大门口,虽然在准备和她见面是我早已想好要怎么面对她的质问和谴责,但她却什么都不说,我觉得她好可怜。而我也隐隐觉得,妻子早就发现了我对她的不忠,而又假装没有看见。她,一个正在变老的、风韵渐无的、普普通通的女人,仅仅是家庭中一个贤良的母亲而已,坦白地说,对我没有了吸引力。

但我想到门厅的鞋架上的那双灰色的皮拖鞋,心里非常的难受,那是我原来和大女儿逛超市时,她特意为我挑选的。

我也不是特殊材料做的啊,我想去我为那个女孩子租的房子里去轻松一下。看见我来了,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她连忙一骨碌爬起来,向前替我接过衣服。中午,我喝得酩酊大醉,她又十分殷勤地为我拿来毒品,我吸完后,一只手搭扶在她的肩膀上,搂在怀里,口中喃喃说道:“收拾床,让我睡!”

她扶着我上床,让我躺下。她又端来一杯白开水,拿来一粒蓝色药丸,送到我口内。醉了的人,晓得什么,我合着眼只管服下去。很快,药力发作,我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拼命用手抓着胸口。她也慌着一团,便使劲摇晃我,问道:“你怎么啦?”

我被她推醒了,说:“我心口难受,头脑发昏,快,快拨打120!”

我清清楚楚地听到她发出一阵恶毒而冷酷的笑声,然后她双手架在胸前,说:“你这个王八蛋,我可没从你那里刮来多少钱,你可千万别死在我这里啊!别为我带来麻烦啊!”

我只好半是哀求半是吓唬地说:“我真的要死了,你赶快打电话吧!我包里有一张卡,打完电话,你把门打开,就拿着卡走吧,卡里的钱算是我对你救命之恩的报答,足足十万块,密码是876876。”

我接着听见她刺耳的嘲笑的声音,对我的厌恶之情她表露无遗。可是,她还是为我拨打了急救电话。

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后,我发现我躺在医院里。我睁开眼的那个瞬间,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瞬间,我的小女儿在床边,真撑起上半身静静地俯视着我。那眼神,带着无限的喜爱,还有好奇和探究。她大概是在想爸爸睡着的时候原来是这样子啊,或者是在犹豫该不该打扰爸爸的睡眠。见我醒来,她拍拍手笑道:“醒了,醒了!”

我的大女儿,甜蜜地扑在我的身上,将脸庞在我的脸上蹭来蹭去,鼻子也嗅着,说:“爸爸哦,爸爸你终于醒来了哦,你该洗个澡了……”

“大伟,干吗这样折磨自己、折磨我呢?”我妻子说,她把我的手放到她的脸上,她脸上此刻显现着柔情,我觉得,我在她的话音中听出了泪声,手上也感觉到泪的湿润。

“我理解你的感受,”她接着说,“但我不想让你走,你不能走,我们三个都离不开你!”

我的医生走了过来,我微笑着表示感谢,又觉得这不足以表达,便又说道:“谢谢您,您辛苦了!”

他说:“呵呵,我不累,你最应该感谢的是你的家人,尤其是你的妻子和大女儿,昨晚你昏迷不醒,几乎没有心跳的时候,是她们一遍一遍轻轻地呼喊着你,才把你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而你的妻子差不多整夜没睡,你的两个女儿也很可爱,她们姐妹俩昨晚就睡在你隔壁的床上。”

在妻子女儿都不在的时候,医生用几句简单的话对我说了说我的身体状况,我体重超标,酗酒,吸毒,服伟哥,已经严重透支了我的心脏、我的身体。

“虽说在你这个年龄很容易出错,但你的两个女儿确实很讨人喜欢,希望你不要太随便了!”他在走出病房前,对我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说得很对!”我红着脸说道。

“大伟,我们都来看你来了!”医生走后,公司的元老们也都来了。

“张叔,你们坐!”我坐起来,小心翼翼地说道。

“大伟,张叔我们都是一把老骨头了,不中用了,希望你快点走出来,好好经营公司,那都是你父亲的心血所成。”为首的张叔微微一笑,他和其他人意味深长地相互一望,然后说道。

我以为他们一定会再来和我发生冲突,也许还有争执,但他们又好像不是故作姿态,也不是满不在乎。我心里虽然有一些高兴,但同时也很忐忑不安,我不知道他们这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他们又说了很多祝福的话,便都起身告辞,张叔走在最后,他走到门口后,又转身来到了我的床边,握住了我的手,亲切地说:“张叔平时对你要求太多,主要是怕你年轻气盛,不可一世,让公司发生方向上的改变。大伟啊,你很幸福,有一个好妻子,快点出院再戒毒去吧,你不在公司的这段时间里,我们都会竭尽全力,并等待一个崭新的你回来!”

说完后,他带着随意而尊敬的表情出去了。

奇怪,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好妻子?我的妻子都和他们说了些什么?我怎么也想不出来,我怎么也想不到,和他们的会面会有如此亲切的气氛。

“张叔他们下午过来看了看我,静雯,你有没有和他们说了些什么?”当妻子为我送来晚饭时,我问。

“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我。

“好多了!”

癫痫药物治疗都需要注意哪些
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呢
有癫痫病的人会不会死吗

友情链接:

黍秀宫庭网 | 凤阳到南京的汽车 | 影楼内训 | 带漏电保护的插头 | 四级医疗事故 | 应收账款核算内容 | 显卡怎么降温